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三)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见日向创的表情很严肃,狛枝凪斗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当真了?”

  “我是开玩笑的啦!”白发少年双手合十,大方地走到打开的门旁说,“你看。”

  日向创跟随着他的脚步,定睛一看,木门的外侧在大约一个成年人胸口的地方按上了一块星形的图案,同时被刷成了金黄色。

  “这是……”日向创手抹上星形的表面,还略带粘稠的胶水还结成一块块的残留着,稍微感受了一下触感和厚度便下了结论,“透明胶带?”

  “恩,对。门的钥匙被透明胶带贴在了门上,如果不是纯属路过的话,应该都可以发现才是。”

  把钥匙放在外面的意思是,幕后人确定一定会有人来到这里吗,让他不用担心的原因也在于此。...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二) /正统恐解 / 狛日、日狛/架空/

  ###

  真的是有够绝望的景色啊。

  苗木诚很少说出这样丧气的话,但目前也是被形势所逼迫。

  首先是一封意义不明的信,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叫做“请不要大意的完成这道试炼吧!”,你以为这是游戏吗(摔)。如果不是这里没有桌子的吗,苗木诚保证他一定会忍不住掀桌的。

  可恶啊,想到这里,苗木诚忍不住头疼起来,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空荡荡的楼梯间?

  微妙的地点让苗木诚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只有一根静静的竖立在角落里的落地台灯,亮度不足以照亮通往上一层楼和下一层楼的楼梯,仿佛能将人吸进去的黑洞,就算只是轻轻一瞥也有种让人难以抑制的战栗感。

  棕黄色的...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一)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

  好刺眼。

  下意识地用胳膊遮在自己眼睛上,挡住明晃晃地照射在大地上的阳光。

  

  这里是哪里?

  ——仿佛已经陷入沼泽的思维如老旧的齿轮吱呀着转动起来,随之而来的难以言喻的空虚感。

  发生了什么?

  ——头好痛。

  我是……

  ——头好痛、头好痛、头好痛。

  

  “!!”日向创猛地坐起身来,白色的衬衫紧紧地贴在皮肤上,黏湿的触感让他不仅皱起了眉头。

  眼中似乎还残留着影影约约还未淡去的光痕,日向创狠狠地眨了几下眼,依旧没能摆脱掉这烦人的印记。

  这时他才有时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

  

  雕刻着复杂花纹的壁纸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绝望的希望(下)

  “江之岛盾子……是「超高校级的绝望」?”狛枝凪斗一皱眉,心中细细思考起来从日向创那里听来的话。

  「希望」是什么?

  不就像是他「幸运」的才能一样吗,遭受越大的不幸就有越大的幸运发生。

  希望肯定也是这样的吧,经历越大的绝望就有越大的希望出现。

  「绝望」是什么?

  这个答案相比之下就显得更加简单易懂了。

  不过可惜的是,他是一个没有才能的人。

  他无法创造出希望。

  但,希望之峰学院不正是拥有才能之人的汇聚之地吗。如果是「超高校级」的学生们的话,一定,一定能够打破如深渊漆黑般的绝望,迎来炫目耀眼的希望。

  ——那才是他想要看到的希望。

  

  狛...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下)

  “早上好。”

  一进入教室的狛枝凪斗就听到七海淡淡的声音从她的位置上传来。

  原来自己不是来的最早的吗。狛枝凪斗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向她打招呼,“早上好,七海桑,今天来的很早嘛。”

  “恩,因为跟朋友约好了。”七海千秋点点头,手指在游戏机上不停动着,游戏应该正进行的激烈,但她的脸上却鲜少有表情流露出来。

  狛枝凪斗将包放到自己的位置上,稍微有些吃惊,“诶,七海桑交了新的朋友?是什么样的家伙?”

  手指顿了顿,七海千秋在脑海中组织着语言,“是个好人,叫日向创。”

  “……”

  沉默了一会,狛枝凪斗喃喃道,“是吗,日向……创……啊。”随后笑得眼睛都弯起来,“确实是个好人...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中)

  踏着十分欢快的脚步,却没有沿着原来的路线回到本科楼,反而拐了个弯朝研究院一号楼走去。

  希望之峰学院虽然只是一所高中,但却拥有独立的科研教育系统、顶尖的技术设备配置和已经相当成熟的研究大楼。

  似乎是从一年前开始,研究院禁止别人进入,明明在那之前这片区域是提供有能力的学生进行实验用的——只要事先提交申请。

  这样突如其来的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学生们的不满,更何况能进入希望之峰学院的学生都拥有超人一等的才能。

  向上提议毫无回应,学院似乎是打定了主意,时间一长,这件事就被淡忘在脑后了。

  研究院一号楼是存放资料的地方,通过玻璃感应门,走廊两边放着装饰用的盆栽,在这略显荒凉的地...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上)

  狛枝凪斗最近很开心,他在研究院的侧楼顶层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个好朋友。说来奇怪,偌大的白色空间中,只有一间没有门,而竖着相当规律的栏杆的房间,仅能供一只手臂能穿过的间隙杜绝了所有人进出的可能性。

  对本科楼的所有学生都再三叮嘱过的是:研究院周边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当有人问他为什么只有他是特别的时候,狛枝凪斗常常用笑容掩饰了一切。

  “嘛,大概是我比较幸运吧。”

  对于常常偷偷溜进研究院,观赏那平常所见不到风景的狛枝凪斗来说,没什么能比得上有一个能分享心情的好朋友了。

  虽说是分享心情,不过大多数时间只是他的自言自语罢了。狛枝凪斗偶尔会坐在教室中苦恼地想着这样的问题。

  见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