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文豪野犬/太宰治bg」丧失作为人的资格(四)

——从爱上这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结束

  这大概就是我日后能够跟太宰治同居的契机。

  而主要原因……太宰治曾经问过我。

  我是这么回答的,“一不小心租期到了呢~”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习惯于长期待在太宰治的公寓里面了,基本上每当放学的时候我都会来间太宰治,只是还没到留宿的地步罢了。

  对我的回答只是发出了一声嗤笑,想必他也知道我在撒谎,“凛酱的父母呢?”

  “啊……他们的话,在国外工作。”这点倒是真的。

  但太宰治由于听多了我半实半虚的话,现在不管我说什么都得好好思量一番了,“那可真是严峻的状态啊。”

  “嗯嗯。”

  我微微上挑的的应答声毫无掩饰地表露出我内心所想。

  太宰治觉得有些好笑,装模作样地问道,“那可怎么办?可爱的凛酱只能流露街头了吗?需要绅士的太宰先生给予你一点温暖吗?”

  闻言,我不免鼓起腮帮子。

  “哈哈哈,不逗你了。”

  太宰治骨节分明的手扣住我的下巴,一改往常玩世不恭的神情,认真地轻声问道,“那……要跟我一起过二人世界吗?”

  我一愣,半阖上眼帘,试图将深沉得见不到底的神情遮掩起来。

  这将会是一切的开端吗?

  不,这将会是一切的结束、

  我叹息般回答道,“……荣幸之至。”

  

  至于学校中发生的那起事件早在我将已知的情报告诉太宰治的两天后就已经解决了。

  我曾无心问过他事情的起因结果,太宰治也知道我对此并不感兴趣,敷衍地说道,“只是个别不太听话的人在控制不住了而已。”

  我点点头,没过多久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随着学校的正常上课,我的生活似乎一下子变得平静了起来,学校与太宰治公寓两点一线的日常变成了全部。

  但我知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善。

  我还是感到害怕,害怕突如其来的阴暗面会将我堙没。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对“它”的到来我不再惴惴不安。在偌大的迷宫中,太宰治这个存在像是照明灯一般,总是指引着我。

  不同于其他人,他似乎变成了我的救世主。

  “唉,简直就像是要吊死在这个树上嘛。”我蹲在学校花坛边上,拨弄着花瓣自言自语道。

  “那可真是可喜可贺。”

  熟悉的语气从身后传来惊得我赶紧站起转身,果不其然,是江户川乱步,“前辈……你怎么会……”

  如果你们还有印象的话应该没有忘记我曾经提到过的那位前辈,我向他学习过关于推理的知识。

  ——啊,当然了,是在学校的推理部。

  “作为一名已毕业的学生,难道不能来看看自己的母校吗……”江户川乱步转着手指上的眼镜,眯着眼睛说道。

  被他这样注视着的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眯眯眼可真都是些怪物。

  “开玩笑的。”

  “啊?”

  “我说刚刚是在开玩笑的啊。”江户川乱步皱着眉头说道,“许久不见,凛,你的眼力下降了。我肯定因为有案件才会来啊。”

  我苦笑一声,对前辈措不及防的搞怪没辙了,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充满童心(像个小学生)。

  不过,比起“来看看母校”这样的理由,明显“有案件发生”更能令我接受。

  “但是,好像最近没发生什么事情啊……”

  “啊……不是还有两个月前死在学校的女学生吗,她的家人委托了我们来帮助找到真相。毕竟那帮没用的警察将其定义为自杀完全没有说服力啊。”

  啊,是吗,原来被认为是自杀了吗。

  “就算是这样,前辈找到我,是想……?”

  “因为,在学校里面,我只跟你熟一点啊。”总感觉江户川乱步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你含笑摇摇头说道,“那可就要让前辈失望了,对此我也没什么头绪。”

  江户川乱步将眼镜收回到口袋里,没觉得意外,也没再追问下去,顺口提醒我道,“对了,我劝你最近有空的话最好去医院看看,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

  我沉默着点点头,目送着江户川乱步的离开。

     

  「你怎么能够忘记」

  「你居然忘记了」

  「不可饶恕」

  「根本没有意义」

  「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人活着」

  

  ——「你怎么还没有死」

  

  “啊!”从噩梦中醒来的我剧烈的喘息着,像一只缺了水的鱼一样汲取着氧气。

  太阳穴一阵阵绞痛着,我半坐起来,擦干额头的汗水,长舒了一口气。到底梦见了什么已经忘记了,但那一定是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同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一个事实。

  ——我果然无法真正拥有幸福。

  打骂的叫声、怨恨的眼神、不屑的态度、尖锐的语气,令人毛骨悚然的“人”。

  生存,对我来说,终究是恐怖而深不见底的词汇。

  不过还好因为“他”还在,“他”还在影响着我。

  “想要凛活下去”当他许久之前曾经许下的愿望,眼下竟然奇妙地成真了。在这个被称为“世间”的地方,仍有我的一席之地。

  但可笑的是,为我所许的愿望却一点都没有作用在他自己身上。

  说起来,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他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连自己最在意的人都会忘记……

  不,应该说被取代了吧。

  被太宰治。

  时时刻刻被这个念头环绕的我好似一个被囚禁住的犯人,无尽的愧疚感使我无地可遁。

  我质问神明,难道不抵抗也是一种罪过吗。

  难道接受爱之人也是一种罪孽吗。

  ——难道我真的没有“爱”的权利吗?

  要去确认,不确认不行啊,要立刻见到他。

  于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已穿着整齐地准备出门了。

  从啪嗒一声门重新锁住了之后,我迈开的脚步却一下子顿住了,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是谁?

  不不不,好好想起来啊,对你那么重要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忘记呢?

  ——那么,仔细思考一下吧,他的名字是什么?

  “阿勒,稍微有点奇怪呢,他的名字……?”

  ——他长什么样子?

  “恩……不就是应该是……”

  ——他真的存在吗?

  “他真的……存在……吗?”

  睁大的眼眶撑不住分泌出来的液体,只能任由它滴落下。

  我想,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彻底失去了做人的资格。

黑了,太棒辣,一路黑到底吧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