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刀剑乱舞」在接手暗黑本丸之后(三)

#第二人称,女审神者all,女攻注意,开车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虽说并不知道食堂的方向,但我毕竟是个寻路技能max的审神者,依靠着狗(?)一样的嗅觉,闻着一路的饭菜香,我算是找到了饭堂。

  出乎我意料的是,里面的刀剑并不多。

  

  原本以为像上一任审神者那样热衷于S(诶)M运动的人,肯定会锻一大堆刀出来满足自己异常的癖好。

  恩?等等,为什么我这么熟练啊?

  

  除了我一早就见过的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之外还有两个不太高的黑发少年和三个小正太。

  好在我在前往这座本丸之前,好好恶补过一番刀剑男士的所有图鉴,不然这么多张脸我还真不一定能分的过来。

  

  本人为人正直,做事光明磊落,虽说手上拿着一盘得来手段并不正当的糕点,但这一咪咪的瑕疵掩盖不了我光彩四溢的优点。

  于是我大摇大摆从门口进去了,迎来了七个人的目光。

  ——然后坐上了长桌前端的首席座,那是审神者的位置。

  

  正巧左右各是鹤丸国永和三日月宗近,这使我产生了一阵模模糊糊的错觉,似乎自己本来就是应该在这里的。

  无论是这座本丸还是这群刀剑男士,都应该是我的东西才对……

  那样的话,对他们做什么都可以了吧,侵占他们、弄哭他们、听到他们求饶的声音……

  

  打住!我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随即联想到了今早因为做了个梦,起床时浑身酸痛,莫不是青春期综合反应?

  那也太巧了吧,正好我一来本丸就出现了?

  

  怀揣着疑问的我向他们微笑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中午好各位。”

  鹤丸国永睁大了眼睛摸着下巴说,“这可真是……”

  “哈哈哈,小姐起得这么晚吗?”手上拿着《刀剑男士时装周刊》(?)的三日月宗近身前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绿茶,他爽朗地问道。

  

  听到苏得让人浑身酥麻的笑声,我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连眼睛里都多了几分光芒,毕竟是颜的力量×!!

  “那倒不是,我处理了一下过去沉积下来的文件和报告,然后居然不知不觉做到了中午,啊……真是太累了……”我揉了揉眼睛,拿了块小巧的红色草饼送到嘴里。

  

  “诶?”五官精致秀气的少年后脑勺绑着高高的马尾,他手上正拿着碗筷,本来看到我之后脑袋就转不过来了,听到我说的话之后直接惊呼出声了,“是……新任审神者大人吗?”

  

  少年的声音清脆,有一股少年的活力,我下意识看了他一眼,很微妙的是,我发现他的脸色有些发白,目光四处躲闪。

  我内心一愣,大和守安定这是在……害怕我?

  

  不会吧,我是早上起来觉醒了什么大魔王属性吗(不)?

  

  先我一步回答大和守安定的是鹤丸国永,他笑得眯起了眼睛说道,“是这样的哦。不过我真的没想到小姐你居然会……是真心想来做审神者的吗?”

  诶,那我就要不服了,我千辛万苦穿过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就为了到这么个屁地方给时空管理局打工,赶走什劳子的时空溯行军,我容易吗?

  居然还在质疑我的决心,那我不表一下态度是不行的了。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但是……我是这座本丸的审神者,我有责任和义务来管理好本丸。”我双手紧紧地攥着膝盖上衣服,低头盯着脚尖说道,语气别说有多诚恳了,连我自己都能感动到。

  “所以……小姐是不会做出伤害刀剑的事情的,是吗?”三日月宗近偏着头说道。

  

  伤害刀剑?我心头一跳,赶紧地摇摇头。

  看到我的回音后,三日月宗近朝我无声地笑笑。在这个时候,烛台切光忠端着飘着香味的饭菜进来了,顺带着还有具现化在脸上的不爽心情。

  

  首先是小短刀们开始急着开饭,但我注意到烛台谢光忠在将饭菜送来之后并没有要坐下来陪大家一起吃的意思,反而手上拿着饭盒准备离开。

  我连忙跟了上去,问道,“这是……?”

  

  烛台切光忠瞥了我一眼,冷淡地说道,“跟你没有关系。”

  这种眼神令我想到了些不太好的回忆,不由得脸也拉下来了,“烛台切光忠!你那是对御主的态度吗!”

  比你的叱喝声更加响亮的是对方的怒吼,“你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御主!”

  

  被这句话吓到的我停止了脚步,瞪着眼睛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内心有一股无名之火。

  烛台谢光忠也好,狐之助也好,一个一个……都是这样……

  

  一股不属于我的想法占据了我的脑海……

  明明只是个付丧神,明明就是个卑贱的货色,居然敢对着我大吼大叫…… 

  不可饶恕,惩罚他,让他跪倒在你的面前认错。

  

  我攥紧了双拳,想要去向三日月宗近询问这件事,转身之后听到了从饭堂传来的阵阵笑声,我当场呆在原地。

  可爱活泼的小短刀们和鹤丸国永互相争抢的最后一块肉,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互相打趣着,三日月宗近含笑地看着他们。

  ——其乐融融的场景,根本就没有我能够插足的地方。

  

  原来如此……

  我踉跄着躲到门背后,背靠着门慢慢滑下,尽力减少着自己的存在感。其实烛台切光忠说的也没错,我……只不过是个与他们初见的陌生人而已。

  远远算不上是他们的御主。

  

  突如其来的疲惫席卷了我整个身体,我叹息般想道:

  ——有点,想回家了。

  

  意识,开始沉沦在无尽的黑暗中。

  

  *刀剑乱舞*

  

  我嘴角带着奇异的笑容,对自己身下的这具躯体说道,“怎么样?还想再体验一下嘛?”

  烛台切光忠即使睁大了眼睛,也根本看不到身在他背后的我的表情。剧烈的痛感从后颈上传来,真真切切地提醒着他,现在他所经历的一切究竟是多么的屈辱。

  

  直到嘴中尝到一丝腥涩的铁锈味我才停止继续啃咬的动作,随即发出一声冰冷的嗤笑,令烛台切光忠的心又是一紧。

  

  我从下往上一颗颗解开了他笔挺的衬衫纽扣,温热细腻的几幅被宛如寒冰的手掌深入抚摸,强烈的刺激使烛台切光忠屏住了呼吸。

  

  完全暴露出来的结实有力的胸膛令我满意不已,叹了口气轻轻说道,“光忠……为什么要这么抵抗我呢?”

  手指在这具健壮的身体上游移着,“明明你也觉得很舒服啊……”

  

  听到我的话之后,烛台切光忠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家伙!!我一定要杀了你!!”

  又来了。我眯起眼睛,对他这样不识抬举的话十分愤怒,“既然你这张嘴说不出什么好话来,那就不如闭嘴吧。”

  

  堵住那张薄而有形的唇,狂乱的气息冲进他的鼻翼和口腔,我的舌灵活地钻进去,缠住他的舌尖,缠绵的搅弄着他的口腔。

  猝不及防的吻迫使烛台切光忠发出来闷哼声,我在他的口中席卷了一圈之后,意犹未尽地退出来,而他毫无反抗之力,口中晶莹的唾液不受控制地沿着下颚滴落在地面上。

  我报复一般低沉地说道,“如果你现在这副yin(ˊ_>ˋ)乱的样子被别人看到的话会怎么样呢?”

  

  听到这句话之后,烛台切光忠的脸色苍白了几分,他偏开脸,因痛苦而抽泣的眉头像是无法忍受自己现在的样子了,眼角慢慢晕染起醉人的红色。

  

  我捏住他的下巴,完全没有怜惜之情地扭了过来,“看着我!我,是你的御主,记清楚了,烛台切光忠!”

  

  *刀剑乱舞*

  

  从沉重的梦境中醒来的时候,我依然用着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坐在饭堂门口的过道上,身上披着一条宽大的黑色西装。

  月亮已经上中天了,皎白的月光安静地照射在庭院中,流水细细的蹲距和乍响的添水,充满了禅意的幽静。

  

  与上一个梦境不同的是,我对梦中发生的事情有了些许的印象。

  比如说赤裸而屈辱的烛台切光忠,恶劣而无情的我……

  呸呸呸,我什么时候恶劣而无情了啊喂!这一点我是敢肯定的,梦中的我绝对不是我。

  

  天哪,实在是太羞耻了,我居然在做春梦??

  至于原因我严重怀疑是本丸这个地方男性荷尔蒙太过浓郁(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刚准备站起来,却差点被因为长时间压着而供血不畅的小腿弄摔跤,感觉这具身体已经不是我的了,像是跟别人大♂战三天三夜之后一样酸软无力×

  

  身上的西装随着我的动作滑下去,我一愣,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目前为止穿西装的刀剑男士似乎只有一个吧……

  烛台切光忠,你……居然是个蹭的累!!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