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文豪野犬/太宰治bg」丧失作为人的资格(三)

*——从爱上这个名为太宰治的男人开始

  几乎是在下课铃一打响的瞬间,我便冲出教室门,连身后老师惊讶的叫声都无法顾及到了。

  ——我到底在干什么?

  平日走过无数遍的楼梯此时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地长,眼前的风景皆一闪而过,额前刘海被风吹起带走了渗出的汗水。

  “呼……呼……”我微微喘着气,终于算是来到了学校铁门前,太宰治在看到我的身影后也靠过来,两人隔着铁门面对着面。

  砰砰乱跳的心脏安抚不下来,快速的奔跑是我堪称惨白的脸上多了些红色,我平稳了呼吸之后才开口问道,“太宰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其实有件事情忘记跟凛酱说了呢。”太宰治笑得眯起了眼睛,温和地说道,“先借我一下手机吧。”

  我歪了歪头,有些不解,但还是乖乖交出了手机。毕竟里面并没有什么隐私的东西,除了与朋友交流的短信之外都是些我不怎么碰过的系统自带的功能。

  只见太宰治指尖在屏幕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很快他就将手机还给了我,说道,“帮你保存了我的地址和号码,有空的话来玩吧。”

  我愣愣地接过手机,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依然不解,太宰治低声笑了一声,“呵,凛酱不想跟我在一起吗?”

  听到“在一起”这样暧昧的字眼,我皱起了眉头,一脸清爽的太宰治明显没有想到有歧义的地方,所以我就越发搞不清楚他的真实目的了,只好稍微点头说道,“如果只是一起聊天的话,那我是希望的。”

  “诶……”太宰治拖长了音,脸贴着铁门靠近我,“仅仅是一起聊天就足够了吗?”还带着热气的话从我的脸颊飘过,微翘的嘴角充分表现出太宰治恶趣味的内心。

  我想起来上一个曾经这么对待过我的男人,相同的动作却带着不一样的情感。

  “太宰先生认为呢?”我将问题重新抛回到他那边,避免自己从正面回答。

  太宰治闭起眼睛,思考着什么,最后叹了口气说道,“马上就要上课咯。”

  他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但明明先是他提及的。

  可真是个难以捉摸的男人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无奈地摇摇头挥手向他告别。

  

  太宰治果真是料事如神,没过几天我便有机会去到他的公寓房。我是这么说,实际情况却是他邀请的我。

  学校由于发生了一件异能案件开始了短暂的停课,有一名女生在案件中丧失了性命,我虽然没有因此受到牵连却依旧觉得麻烦,因为众所周知,她是我的好友。

  来自警察们接连不断的询问和同学们自认为好意的安慰都使我厌烦不已,就在这个时候,太宰治给我发短息问是否我需要他来提供心理上的指导。

  心情烦躁的我想起曾经与太宰治甚是欢乐的聊天,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

  不过,等到这一天来临的时候,我就开始后悔了。

  独自一人的高中女生到独居未婚成年男子房间算是什么?我正踟蹰着,抬头就看到太宰治穿过窗户在朝我挥手。暗自叹了口气,恐怕是由不得我后悔了。

  男人的房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杂乱,相反家具零碎物品摆放的整齐程度令我怀疑起来太宰治是不是专门为了我得到来收拾过了。

  因为这个猜想实在是太自恋了,我就没好意思直接问他。

  有些拘谨坐在沙发上的我问道,“额……”

  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打断了,太宰治手上拿着杯橙汁放到我面前的茶几上,“我知道,我这次就是想跟你谈一下这起事件。”

  在家中的太宰治一身休闲的白衬衫黑色长裤,也没有再绑着绷带了,看上去的确帅气。只是既然没有受伤,那么之前要绑着呢?

  突然下陷的沙发打断了我的自考,太宰治坐到了我旁边,我侧头看着他说道,“我还不知道原来太宰先生对命案这么感兴趣……难道是太宰先生所属的黑手党造成的吗?那可真是太不敬业了。”

  太宰治瞥了我一眼,“我说啊,这种话放在我面前说也就算啦,如果真的跟什么危险分子用这种语气交流恐怕真的要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我的语气?这倒是很难注意到。我耸了耸肩无所谓地想道。

  “但是你似乎猜错了。”太宰治喝了口咖啡,“并不是黑手党做的。”

  话说为什么他自己的是咖啡,而我只能喝橙汁,我撇着嘴角回道,“然后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看到凛酱没有想要坦白的样子呢……”

  心头一跳,我扭过脖子回答道,“我……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凛酱应该是知道的吧,杀了你朋友的是什么人以及……他的异能是什么。”

  这下我陷入了沉默,他说的没错,我的确在现场,也看到了那样残忍的虐杀现场,然而我却一切都没有透露出去过。

  我的为人观念与世上所有人的观念完全不是一回事,这让我感到不安。正是这种不安,让我觉得引起别人的注意是一件足以令人发狂的事情。

  就算朋友死在自己面前也无所谓吗?想必肯定有人会这样问我。但我早就澄清过一个事实了——我没有朋友。

  “所以呢?你想知道些什么?”太宰治只是想从我身上套出情报,认识到这点后我居然放心起来。

  平静到不起一丝波澜的话语使太宰治行动起来了,他猛地一翻身,双手撑在我头两侧的沙发上,我整个人都被他禁锢起来了。

  太宰治似乎很满意我因震惊而瞪大的眼睛,头慢慢的靠近我,说道,“我想知道什么?”

  由于太过接近的另一个人的气息,我的呼吸开始不稳起来,继而紧闭上了眼睛。

  柔软的唇落在了我的额头,当我以为这只是太宰治在表达长辈对晚辈抚慰之情的时候,他顺着我的鼻梁慢慢下移了。

  直到他的唇触碰到我的时候,太宰治开口说话了,“不推开我吗?”

  我睁开眼睛,直视着他,“太宰先生希望我推开吗?”

  话音刚落,强势得不容拒绝的推力使我重重地靠在了沙发背上。

  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他从嘴角向上吻了下去,干燥而温暖的嘴唇让我的大脑有些昏沉,整个天地一起旋转起来,无法言喻的沉闷感,同时有用一阵酥麻的感觉沿着嘴唇、到脸颊、到脖子、沿着脊柱一直传递到尾端。

  ——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奇妙。

  无法呼吸的我无力地抓住他领口前的衬衫,眉毛不禁皱了起来。唯一能思考的事情只有一件——我的初吻算是没了。

  太宰治并没有很深入吻下去,也许他也知道对一个未成年的女生再做下去就不可收拾了。

  看着他的笑脸,我深深地怀疑自己是否中了美人计。

  我发誓,这个时候无论太宰治想问什么问题,我都会自愿地一一回答他。


隔壁在袭胸,这边在接吻,我到底有多饥渴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