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刀剑乱舞」在接手暗黑本丸之后(一)改

#第二人称,女审神者all,女攻注意,大量开车

  “这就是你要接手的本丸啦!”停在敞开着的大门前,狐之助甩了甩身后的尾巴说道。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不知所措地看了看狐之助,“为什么,会找到我……”

  

  “恩……又来了,不是跟我解释过了吗?”狐之助有些烦躁的用爪子刮了刮毛茸茸的耳朵,“因为你的灵力很强大啊。”

  我握紧了手,强迫自己将视线从狐之助的身上挪开,“是吗……明白了,我会努力的……”

  

  对我的话没什么反应,狐之助从喉咙里面发出一道咕噜声,身上闪起白色的耀眼光芒,仅仅一个瞬间小巧的身影就不见了。

  比起完成任务后回到时空管理局的迫不及待,更像是这里有什么令他嫌恶的东西而慌忙逃跑。

  狐之助原本应该是指引审神者们、解答他们的困惑的角色才是。为什么对我的态度这么恶劣,明明我也是审神者……不,准确来说我并不是正统的审神者。

  

  ——只是一个暂代者而已。

  

  想到这里,我脑海中又闪现出突然接到时空管理局来信时的场景。天知道当我回家时候看到邀请我加入审神者的时候多么不可思议。

  不过在了解到自己将要接手的是由于审神者离开而荒芜的已成型本丸的时候,时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们也做出了极真挚的道歉。

  

  每个小时一千元的工资对一个当职高中生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

  哈哈哈想必我那在天国的妈妈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地跳起尬舞来的(不)

  

  这样一来,远离现世的孤寂感稍微淡去了一点,我偷偷摸摸地看向门的内侧,古典雅致的本丸正对着大门,整齐的青石板路从门口通向本丸,暗暗的墨青色踏上去隐约有丝丝凉意透过木屐传达到我的身体上。

  我左右观察了一下,没有人的踪影,相反只有被微风吹得飒飒作响的矮丛林声。说起来不是没有审神者在管理吗,怎么庭院里面还是这么整齐。

  

  走到本丸门口,我手刚搭上把手,从身后传来了开朗而低沉的男声。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呢,没想到政府还会派审神者过来。”

  

  略带笑意的声音,是我不禁转头看向他……

  他是,刀剑男士吗?

  

  我悄悄地打量着面前这个白发金瞳,身穿白色和服的男性,大脑中迅速搜查着关于他的信息,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鹤丸国永无疑。

  

  鹤丸国永抱着双臂,手摩挲着下巴作出沉思状说道,“是个很可爱的小姐呢~”

  说什么可爱,我还是很了解自己的,顶多称得上看得过去而已。所以对着这位样貌俊朗,还会讨女孩子欢心的刀剑,我还是不免生出了几分好感。

  

  “你好,我是……”还没说出口的名字被另外一个突然插话的声音打断了。

  “鹤丸。”

  鹤丸国永一挑眉,笑着地回道,“没事啦,老爷子,这位小姐看起来很温柔啊。”

  我、我不是,我没有……这么夸别人真的好吗!

  

  穿着华美的蓝金色狩服,容姿端丽的刀剑不知从哪里走近,朝我的方向轻轻一瞥,“哦呀,确实。”

  原谅我的形容词储量实在是太过贫乏,三日月宗近的美貌(?)着实令无数人竞折腰,当他的那双新月眉目看着我的时候,感觉顿时紧张起来。

  

  “我我我我……”等等,我怎么这么不争气,在这种情况下竟然结巴了!颜的力量×

  

  三日月宗近风雅地大笑了两声,“哈哈,看来小姐初到此地,还不太适应吧。”

  有了台阶下,我顺着他点点头,当然事实并不是这样。

  三日月宗近……再怎么说,也是天下五剑之一,通俗点讲,就是时空管理局的看板娘(?)啊!

  

  “天色也已经不早了,小姐不如先去休息吧。”鹤丸国永垂帘低笑着建议道,“二层可全是小姐的房间哦……”

  平淡无奇的话饱含了深意,只是我不太能听出来。

  

  而不知为何,原本还岌岌可危地挂在空中的太阳已经半没入地平线了。

  失去阳光照射的本丸显露出几分空荡荡的阴冷,我一个抖索,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最终朝他们点点头,拉开本丸的纸门,朝着二楼走去。

  

  本丸内点燃着闪烁着的蜡烛,几乎没有摆饰,只有墙上的几幅书画。

  对不起,我错了,这只是小事情,问题是挂在墙角遍布的蜘蛛网和积了厚厚一层灰的地面。

  至此,我开始怀疑起来,接手这座本丸是否是正确了。

  

  我从裤裆里(!)掏出一本小册子,这是时空管理局给的说明书,书名是《初来乍到,刀剑本丸·改2》,著者是一个叫做七号的已退职的审神者。

  什么鬼名字……我一边嫌弃着一边翻开了第一页。

  

  “本书由时空管理局与审神者七号联合出品,内容皆为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省略扉页的内容,直接查看了自己需要的信息。

  

  “本丸为保护历史进程的前线据点,为了抵御时空溯行军,我方成立了由审神者为中心的队伍来抵抗历史修正主义者。

  ……

  在审神者回到现世或者离开的时候,本丸的灵力提供会暂时停止,超过一定时间,本丸的付丧神将会因失去灵力供给而逐渐虚弱,希望各审神者们注意。

  同时,丧付神们无法自发地进行出阵、手入、锻刀等工作,但本丸的一切事务可以由丧付神接管,内番也照常。”

  

  虽然书上写的很官方,你大概也猜到了,什么一些事务……大概就是扫扫地,修修树叶这样的零碎事吧。

  

  啊……所以说,为什么,这里会像是几十年没人来过的样子啊?啊??

  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结果上到二楼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现实狠狠地甩了一块仙人板板到脸上。

  

  楼道两旁依稀有刀剑划过痕迹的拉门、洒落在地面上的暗红色血迹斑斑驳驳、从半破烂的门后能影影约约看到了各类不知其用途的器具……

  这里是……审神者的起居室??!不如说是拷问室更加恰当吧。

  

  喂喂喂,我可是二十三世纪品德兼有的好学生,贯彻了有时空管理局特色的共产主义道路,新社会主意的接班人啊!!

  这是不是太刺激了啊?时空管理局,我要举报,举报seqing'yinghui现场!

  

  当然了,他们才不可能听到我的举报,然后我朝着其中被破坏的最严重的、几乎快要散架的、只残留着半扇门的房间走去。

  

  被揉成一团的窗帘满是灰尘地丢弃在角落里面,射进的阳光把这一方并不大的空间照亮,我缓缓走进门,不同型号的鞭子挂在墙壁上,密密麻麻的,我估摸一数也有十几根。

  地上凌乱的摆放着振动棒,还有细长光滑的绳子不知是用来干什么的。

  

  对面的墙壁,从天花板上垂下来两根铁质锁链,尾端挂着镣铐,在接近地面的地方也延伸出来固定好的锁链,但不长。

  这边的角落里面放着一匹木马,背上略后的位置有着一根笔挺挺朝天竖起的棍状橡胶制品,木下下面散落着五颜六色数不清的跳蛋。

  我的内心已经完全被“6666666”“扎心了老铁”刷了个满屏,天知道上一个审神者是干什么的。

  

  等等,我突然有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上一任审神者不会是个s(诶)m爱好者吧……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