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螺转楼梯(四)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在遇到这种需要选择的场合时,狛枝凪斗总是最轻松的那个。

  所以在日向创和苗木诚为去路所困扰时,狛枝凪斗毅然站了出来,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爽朗的笑容说,“为什么不问问神奇的狛枝凪斗呢?”

  日向创:“?”

  “啊,是这样的。怎么说呢……有时候听我的建议会比较好哦~”

  “哦?为什么?”日向创一挑眉绕有兴致地问道。

  “高中的时候我可是以‘超高校级的幸运’的才能入学的哦。”

  ——超高校级。

  ——抗拒不了那席卷而来的压迫感。

  ——痛苦的,悲伤的,疯狂的,充满情绪的记忆在这一刻似乎都消失殆尽。

  日向创只是稍微偏了偏头,“那是什么?”

  狛枝凪斗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的目光着实让人不太舒服。

  日向创也同样,他觉得狛枝凪斗的表现不太寻常,就喊了一声“怎么了?”

  “不,日向君真的,真的,不知道吗?”略加重的语音语调很容易就能听出来他在强调什么。

  “是……我一定得知道的事情吗?”

  大概是日向创迷茫无知的眼神特别真诚,连狛枝凪斗都忍不住笑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就应该往上面走吧!”

  哈?这是怎么做出来的答案?

  虽然不是很明白,不过既然狛枝凪斗这么确定,随着他去也说不定是最好的做法呢。

  总而言之,日向创目前是信任着狛枝凪斗的,也只有这一点是日向创不想面对的事实。

  为什么会如此相信一个陌生人这样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前提是如果这个人真的能将他们带出这个困境的话。

  事实证明,相信狛枝凪斗是个正确的判断,或者说相信了狛枝凪斗真是太好了。

  ——当看到跟毫无异样的走廊时,所有人内心都不仅发出这样感叹:回归到正常世界的感觉真好。

  ——即使知道这样的感觉只是一时间的幻象,也足以撼动他们的内心了。

  在路上,日向创曾问过狛枝凪斗他是事先就知道这条路是正确的吗。

  对方只是愣了一下,随即甩甩手,“嘛,是猜的啦~大概是因为我比较幸运的原因?”

  详细端详了一下狛枝凪斗的表情,确实没有任何说谎的迹象。

  到底是怎样的自信才会导致自己毫不怀疑自己的幸运呢?

  ——这是异常的才对。

  但是将这样的异常放到狛枝凪斗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违和感。

  是他本身就是为这丝异常而存在还是这丝异常为狛枝凪斗这个人而存在的呢?

  也许他们是互相依存也说不定。

  日向创很难现在就给狛枝凪斗给予一个定论,他太难以捉摸了。

  ——表面上相当容易相处,但那仅仅是在他愿意与你相处的前提下。

  用圆滑这样的词语也能形容一下狛枝凪斗,也算得上贴切。

  或许是陷入自己的思考太久了,引起了剩余两人的注意,但出人意料的,无论是狛枝凪斗还是苗木诚都没有提及这件事,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一个与现在相关的话题。

  “不觉得我们现在的环境有些太平静了吗?”

  伫立在楼梯间的苗木诚这么说到,“没错,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正常才是奇怪的地方吧。”

  思绪被拉回来的日向创怔住了,原本轻松的气氛凭借了他的一句话荡然无存。

  仿佛能够听到这栋别馆传来的意志——

  你是逃不了的。

  堂丽辉煌的走廊在构造上与下一层楼并无什么两样的地方,只是在墙壁上挂着的欧式风格的壁灯将空间一层一层的照亮,根本无法想象它漆黑时的模样。

  简直难以让人想象,这真的是同一个地方吗?

  跨过楼梯间隔门,只有一条朝右的道路,左边是水泥砌成的墙壁,上面挂着一幅约半人高的油画。

  “话说回来,你们还记得刚才在这边挂着的是什么吗?”苗木诚叫住正准备顺着走廊摸索的日向创和狛枝凪斗,“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有人把不同的两层楼都装饰成一样的才有问题吧。”

  “啊……是吗?”苗木诚脑海中还稍微有些记忆,在下面一层楼楼梯间门的对面挂的是倒吊人偶的正面,而这里同样也是人偶,却变成了反面?

  难道说在楼梯口挂一副人偶画是一种习俗什么的吗?

  将疑虑先放在脑后,苗木诚点点头跟着日向创。

  带路的人是狛枝凪斗,他哼着歌晃晃悠悠、不紧不慢的走着,路过了好几处房间,却发现门要么是紧锁着的要么根本就没有锁,完全不给人进入的机会。

  ——直到看到那道十分亮眼的、门上印着花纹的那扇。

  “这个,不是……”

  “啊,没错,这是我原本醒来房间的地方。”日向创摸着下巴冷静地说。

  木门表面按上了一块月牙形的图案,被刷成银白色的同时用玻璃胶黏上了一把钥匙,想必那应该就是房门钥匙了吧。

  日向创仿佛亲身经历了一下狛枝凪斗一脸茫然手持钥匙的场景,毫不客气的、甚至可以说是相当粗鲁的拉下了胶带,拿走钥匙。

  钥匙中间一圈都变得黏糊糊的,日向创皱着眉头将其插入钥匙孔中,随着啪嗒一声,果然紧闭的房门打开了一丝缝隙。

  在见到房间内景象之前,日向创其实已经做过心理准备了,但当真的见到时,又是另一种心情了。

  空无一人的房间正对着房门的墙壁前放置了一张长桌,桌上间隔距离均匀的放着四个人偶,在人偶的正上方分别用钉子牢牢钉住了T字形,日向创眉头一皱觉得有些眼熟,还没等他发出疑问,苗木诚恍然大悟地说道,“啊,这不是挂画上的人偶吗?”

  经过他的一番提醒,日向创总算是回忆起来了,同时又觉得有些疑惑,“可是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一时间觉得没有头绪,日向创暂时转移了视线——处于长桌最中间的手账。

  静静地摆在桌面上的手账看起来只有成年男性的手掌大小,纯白色的表面黏上了零零碎碎的许多贴纸,看起来似乎被手账的主人使用过很长时间了却依旧干干净净的,应该是被相当的爱护着吧。

  日向创伸手想要拿起这本手账,但触摸到那一瞬间,脑海中却隐约泛起一股刺痛感。

  ——他仿佛能够感觉到时间停止了。

  有一股记忆强势的钻入了他的大脑中。

  他想要拒绝却潜意识地接受了,没有来由的。

                                        「早上好日向君」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诶,日向君是要离开了吗?」

                                          「那,明天见」  

  暖和得像是太阳照耀在地面上的声音,温柔得如同棉絮轻抚在皮肤上,轻轻的、又令人安心的,让他内心充满怀念的、充满愧疚的……她的声音。

  ——她是谁?

  不知道。

  ——想知道她是谁吗?

  …………

  

  “喂!日向君?”

  日向创猛地惊醒过来,浑身一震,原本光滑的额头上也渗出了几滴汗水,心悸的感觉依然残留在心头,沉重的呼吸声回荡在房间中竟然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实。

  “怎么了?突然愣在那里。”狛枝凪斗皱着眉头担忧地问道。

  日向创神情恍惚地回答道,“没什么……”

  狛枝凪斗没继续追问下去,但紧锁的眉头确实更加纠结了。

  日向创继续着之前的动作,他小心翼翼地翻动了手账的第一页。

  「    7月1日

    希望之峰学院啊……

    如果能生活得顺利的话就好了

        7月12日

    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穿着纯黑色的西装,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吧?

        7月13日

    又遇到他了

    他看起来好像也对游戏很感兴趣……太好了,或许可能成为朋友呢

    然后我们交换了名字,他说他叫×××」

  文字部分被黑笔粗鲁地划掉了,日向创来不及追究,匆匆地翻到下一页。

  「    7月14日

    明明没有约好,但是每天都能在相同的地方见到他呢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心里痒痒的

    因为太开心了吗?

        7月16日

    昨天没见到他呢,大概是有什么事情吧

    然后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他就说要离开了

    那看来最近是真的很忙

    我跟他说明天见的时候,××君露出了很悲伤的表情

    为什么呢?

        7月17日

    ××君没来

        7月18日

    ××君没来

        7月19日

    ××君没来

    ……」

  这之后十几天都重复着一个内容——“××君没来”,显然手账的主人很执着,甚至这份执着穿透了纸张直达日向创内心深处。

  几乎称得上是病态的记录一直持续到9月20日,才终于发生了变化。

  「    9月20日

    他说,××君永远都不会来了」

  手账内容戛然而止,日向创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的内容没有被记录下来,只知道他现在很难控制住自己莫名的悲伤。

  狛枝凪斗在旁边观察着日向创表情的一系列变化,眼中难得失去了平常一贯的随意,反而幽深得让人难以捉摸。

  而在场最不明所以的苗木诚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只好搜查起这件空空的房间。


#感觉怎么好像没有恐怖要素了。。

#这里还是要提醒一下,本文架空。

#可能会拖得比较长,说不定我还能弄个RPG小游戏玩玩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