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阴阳师」挚友/酒茨、茨酒/

       #有私设

  #反正也没有羞羞的场面,攻受什么的就别在意了

  

  如果有人问在鬼女红叶成为失足少女之前,酒吞童子最喜欢的是什么。

  ——那应该是在红成一片的枫叶林中和那位与枫叶无比相配的女子喝酒吧。

  而在红叶堕落之后,再问他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可能只有一个字。

  ——“酒”。

  酒能让人忘记很多事情,比如酒吞是如何与红叶相遇,又如何倾心于她的,再比如红叶堕落时的样子和他的。

  所以酒吞宁愿将自己沉浸在酒中,也不愿敞开自己心扉,面对赤裸裸的现实。

  纵使他知道仅仅是逃避无法改变一丝一毫的现状,但他还是忍不住的会幻想着,如果没有那个人,如果没有他和红叶的相遇,是否会是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未来。

  那个令人憎恶的阴阳师。

  一想到他,酒吞手中拿着酒壶的手都会一顿,然后赶紧将他的脸从脑子里撇出去,感觉整个人都快被对方那令人恶心的气息所侵袭了。

  要说酒吞童子最厌恶的是晴明,那么最不愿意见到的约莫就是那位名叫茨木童子的妖怪了。

  虽然对这两个人的态度是一致的,但性质却截然不同。

  其实酒吞童子也不愿如此对待茨木,无奈与这男人实在太过缠人,成天就知道嚷嚷着“吾之挚友哟!挚友。挚友?挚友!”

  ——鬼才是你挚友!

  我跟你根本就没见过几面,请不要一脸熟稔的伪造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吗。

  这话说的倒是真的没错,两人相识年月虽然已久,但见面次数却少的可怜,以前是的确没有机会,如今是酒吞主动躲着茨木。

  

  “喂,为什么你身后老是背着一个葫芦?”

  白色长发披散在身后的小童围着另一个年纪不大的孩子。

  那孩子红发高高束起在脑后,语气不耐地回答道,“哈?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着便想推开不知为何越发靠近他的白发童子。

  无视了对方的阻挠,茨木直直地盯着酒吞说道,“不觉得很重吗?”

  “本大爷力大无穷,你管得着吗?”

  源源不断的热量从茨木身上传来,酒吞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干脆从石凳上下来,往那颗足足有四五人粗的古树走去。

  见状的茨木迈着还不太利索的小腿跟上,他拉住酒吞衣服的一角,“骗人,明明就很重。”

  那是当然,比酒吞整个人还要高的酒壶被斜着挂在身后,哪怕光是酒壶的重量就能令人唏嘘不已,更何况壶中还装着满满的美酒。

  酒吞一屁股坐在地上,背靠在树上,顺便将酒壶拿到了怀中,直接就表现出懒得回答的表情,将酒壶的壶口打开,一阵阵酒香自其中飘出。

  他对着壶口深深吸了口气,露出陶醉的神情,“好酒!”

  仿照酒吞,一同坐着的茨木很好奇,支起上半身凑过去,毫不客气地用头顶走了闻着酒香的酒吞,“好奇怪的味道,这就是酒吗?”

  怀中被迫多塞进一个毛茸茸的球状物体,酒吞嘴角一抽,“你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跟你多说说话。”茨木收回埋在酒吞怀里的头,低下声音奶气地说道。

  酒吞一愣,皱起眉头,不太明白,“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为什么找我。”

  茨木没抬头,“因为你很强。”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同龄人中妖气浓郁得能跟他匹敌。

  “是吗。”

  那他大概是,能理解的。

  酒吞举起酒壶,往口中倒了一大口,随后又忍不住回忆事情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如往常一样,酒吞在这里休息,欣赏美景喝着美酒享受着难得享受的时光。这样的忙里偷闲的日子大约已经维持了一两月左右,期间没出现过任何差错。

  就是不知今日是怎么回事。

  明明阳光正旺,在葱郁的树叶遮挡下稀疏地洒在地面上,偶尔有微风吹过,几只鸟雀叽喳,静谧安详如人间仙境。

  唯一不符合这幅画面的就是,从不远处草丛中冒出的一个人头。

  头发间还插着几篇叶子的茨木扫了周围几眼,将目光锁定在了酒吞身上,黑色的眼白红色的眼瞳这样妖异的眼睛看得酒吞都有些发怵。

  他眯着眼睛在原地看着茨木从草丛中拼命挣脱,丝毫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

  毫无疑问,这个小鬼是个妖怪,还是个实力不俗的大妖怪后代。

  在这个时代中能被称得上大妖怪的只有寥寥数人,而这些大妖怪无一例外都拥有自己的封地,极少会擅闯他人的地盘。

  一般这样的行为,会被视为挑衅或者入侵的信号,自然不会有笨蛋做出这种事情。

  那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陌生妖气的妖怪又是个什么意思?

  在酒吞思考的这一小会儿时间,茨木已经成功站立在地面上并用打量的眼光看向这边了。

  酒吞: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叫茨木童子,你呢?”身材体型还软软的茨木歪着头问。

  酒吞心想,这小鬼居然还在他面前卖萌。

  虽说酒吞嘴里一口一个小鬼,实际上他自己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穿上木履仅仅比赤脚的茨木高上一两公分,脸上两块婴儿肥还没消下去,还皱着眉头一副老成的姿态,更容易让人忍笑不俊。

  酒吞本不想回答他,却被他那执着到让人无语的眼神给劝服了,无视这个小鬼应该会更加麻烦的吧。

  “酒吞。”

  茨木的眼眶微微睁大,“你就是酒吞童子?”

  “你好像认识我?”

  “从父亲嘴边听到过这个名字。”

  “哦?”现在酒吞更加确信茨木是隔壁家大妖怪的儿子了,却没想到只这一面,居然就能将两人孽缘结下。

  如果知道今后的茨木会发展成那副痴汉的模样,酒吞说什么都不会和茨木交谈。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