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冰上的尤里」关于生日的事[勇维]

  这是在一个已经进入了冬天的季节。

  十一月二十九号。

  对于这个日期略觉得有些耳熟的勇利想了半天没记起来,最后在母亲毫不经意的提醒下,才茅塞顿开。

  ——说起来,我生日不就是十一月二十九号吗。

  歪了歪头,勇利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满是一闪一闪的光点,手撑着饭桌一下子站起来,对着还在厨房的母亲喊道,“那今天可以吃猪排饭了吗!”

  大概是正在忙,勇利母亲好一会儿才回答上他的话,“诶?那倒是没问题,但是维克多那边……”

  一听到维克多的名字,勇利身体一僵,肩膀明显塌了下来,“也是……”

  其实对于现在的勇利来说,身材什么的已经都是次要的了,毕竟他早就退役了,但维克多却并不这么想,一本正经的在他面前比划了两下,“就算不是运动员了,形态美也是很重要的!”

  这话勇利老早之前就想吐槽的,奈何说出这句话的主人却完美无瑕的实现了这些标准,这才是令勇利最气的。

  明明已经年过三十,身材却依旧好的像是一个少年人一样,让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有一点倒是真的,摸起来的真的棒。

  ——来自勇利的真实感受。

  流畅的肌肉线条和光滑白皙的皮肤(勇利认为这是种族天赋)实在是无法然人联想到拥有这具如此完美身体的人已经称得上是大叔了。

  维克多大概受够了勇利天天宅在自己家的温泉里面而导致越发走样的身材,前两天连包带人上飞机回俄罗斯了,走之前用看似温和实际威胁的眼神加语气说,“等小猪猪的身体什么时候恢复到比赛时的水平我再回来哦~”

  感慨的勇利摸了摸自己光滑圆润的肚子,心想着大概他和维克多再无相见之日了吧。

  又不是当年维克多刚来做他教练的时候,虽说体质容易发胖,但仗着自己年轻,锻炼几天也就回到原来的水平了。现在他别说跑了,走几步就喘,哪来什么毅力减肥啊。

  看来得使出浑身解数来哄某个傲娇的人回家了……

  ——从这里相信各位也看出来了,维克多赌气离开的举动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

  

  最终的中饭勇利还是没有选择猪排饭,他发誓绝对不是因为维克多不在有点失去食欲。对,绝对不是。

  拖着略有些沉重的身体,勇利回到自己房间,重重地把自己摔在了床上。明明室外艳阳高照,他却觉得眼皮上挂着小维克多(贵宾犬),不知从何处生出的倦意将他的所有思想都拖入了一片混沌之中。

  远在俄罗斯的维克多相比之下还是稍微有些精神的,只是他的状态也说不上很活跃就是了。满脸的兴致缺缺就连教练都看不下去了,粗声粗气的说道,“这个时候到这里来干什么?!”

  “诶?来看看可爱的尤里奥啊~”坐在沙发上瞧着二郎腿的维克多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怎么不去看看你那边的yuri?”

  “小猪猪啊……”维克多撇着嘴思考了一下,“因为他最近越来越向宅男靠近了嘛,我得让他下定决心减肥啊。”

  这种事情他似乎以前好像也做过,比如说什么为了让勇利重新振作精神威胁他如果输了大赛就不再当他教练什么的……

  等。

  维克多虚掩着嘴,努力不让自己惊慌失措的叫喊出来,然后冲沙发上站起身说道,“ 不行,我得回去。”不然天知道内心脆弱的勇利会受到怎样的创伤。

  一无所知的吃瓜群众内心戏特别足,都不由自主的想到同一句话。

  ——才来了两天就已经抑制不住想念勇利了吗。

  随即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在的时候勇利都能吃成这样,我不在的话,肯定雪上加霜啊啊啊,肯定一日三餐全是猪排饭了!”

  若是勇利能听到维克多这番话,肯定一脸黑线的反驳道,怎么可能啦!

  于是拿起手机,纤长的手指随意划了几下,一边自言自语道,“买什么时候的票好呢~”

  “十一月二十八号晚上的话……大概明天能到?恩……明天……十一月二十九啊……”慵懒得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瞬间睁大,“阿勒,十一月二十九号?啊嘞嘞??”

  维克多的反应实在是太令人在意,教练随口问道,“又怎么了?那是什么很特别的日子吗?”

  “啊,完了。”维克多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明天是勇利的生日啊,我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准备呢……”

  “想不到维克多你还有烦恼这种事情,人真的是会变啊。”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维克多掳起额前偏长的刘海,半垂着眼帘回答道。

  人会变。

  他和勇利也是同样的。

  从陌生人到教练,从教练到成为恋人,他们也经过了不少弯路啊。

  啊,对了。

  “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勇利没睡到自然醒,取而代之的是被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吵醒的。揉了揉眼睛,脑子还是一片糊涂的状态,好一会儿都没反应过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毫不气馁甚至越发响亮的手指节与木板门碰撞很直白的表达出来门外的人的不耐程度在加重。

  坐在床上捂着脸的勇利突然惊醒过来,“不妙!”

  匆忙的套上拖鞋,扶着墙壁向门口的方向走去,嘴上回应着,“马上就来。”

  说起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呢。

  打开门的那一刻,一张意想不到的脸……不,或许是意料之中的人出现在勇利的眼前。

  虽然说只是几天没见,却有种怀念的感觉,真是让人头疼。

  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容,“欢迎回来。”

  “NONONO.”门外的白发青年竖着手指左右摇两下,对勇利眨了一下眼睛,“生日快乐,勇利。”

  不等勇利收起吃惊的表情,维克多又说道,“and……生日礼物就是我。”

  握住勇利的手,将其放到自己打的整整齐齐的领结上,充满暗示的诱惑道:

  “不拆开来吗?”

  

#之后干了个爽,干了个爽的具体内容等我有空可能会写【不

#大概是生贺

#可能会写一个系列

#勇维勇维勇维勇维!可拆不可逆啊喂!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