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三)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见日向创的表情很严肃,狛枝凪斗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小心翼翼地问道:“你当真了?”

  “我是开玩笑的啦!”白发少年双手合十,大方地走到打开的门旁说,“你看。”

  日向创跟随着他的脚步,定睛一看,木门的外侧在大约一个成年人胸口的地方按上了一块星形的图案,同时被刷成了金黄色。

  “这是……”日向创手抹上星形的表面,还略带粘稠的胶水还结成一块块的残留着,稍微感受了一下触感和厚度便下了结论,“透明胶带?”

  “恩,对。门的钥匙被透明胶带贴在了门上,如果不是纯属路过的话,应该都可以发现才是。”

  把钥匙放在外面的意思是,幕后人确定一定会有人来到这里吗,让他不用担心的原因也在于此。

  为什么会这么确定?

  是对狛枝凪斗有很深的了解?觉得以他的性格一定不会只满足于那块大堂区域而向内探索?还是有两手准备,除了狛枝凪斗外还有另外一个人隐藏着?

  无论哪一种猜测都相当具有争议性,但也说明了目前他们掌握的情报是在太少。

  “那么,接下来……”日向创刚准备继续说下去,狛枝凪斗似乎发觉了什么,他把食指轻轻竖在嘴唇中央,“嘘”了一声,看着日向创的眼中透露着“安静”的信息。

  日向创神色一凛,静下心来专注地用耳朵收取情报。

  ——皮鞋与地面碰撞的声音。

  有规律的踢踏毫无疑问是人的脚步声。

  大脑快速的转动起来,来人会是谁?幕后主使者?不,他不可能在这么早的时机找上门来。幽灵?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幽灵这种东西。那就是……

  一个个选项被日向创排除,剩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与狛枝凪斗同样来到这条走廊的人,也就是所谓的同伴。

  会是同伴吗?

  心中惴惴不安着。

  日向创和狛枝凪斗两个人纷纷贴在与门平行的墙壁上,不走进房间,只是从外侧观察是绝对不会发现他们的。

  脚步声似乎就在门口停下了,一下子安静下来的周围却更加让日向创的心跳扑通扑通加速跳起来。

  空气都仿佛凝结起来了一般,处处散发着紧张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日向创顿时觉得压力很大,额头上的汗珠缓慢地滴到鼻尖。反倒是狛枝凪斗却一脸轻松,还能从他的眼中看出一丝笑意。

  不知是来人太过于谨慎还是知道里面有人,许久没有发出声响。直到日向创都快忍耐不住的时候,才总算是开口。

  “这个……算是陷阱吗?”

  日向创和狛枝凪斗两人都一愣,略显稚嫩的嗓音带着特有的清爽,光从声音很难让人联想到反派角色,倒不如说更像漫画小说中的男主角之类。

  “不不不,这到底是多可疑啊,突然出现了一道开着门的房间,里面还有亮堂的光芒什么的!”

  听起来似乎是在抱怨又在犹豫,但说话内容倒真的毫无城府的通俗易懂。

  都到这一步了,总不会还会是伪装吧,那就实在是太玩人了。

  日向创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暴露出了自己的身影。

  他大概是不知道对于一个正处于迷茫时的人来说,从黑暗中突然现身的冲击到底有多么的大吧。

  反正苗木诚当时就被吓到了,以至于以后老是拿这个说事。

  

  “是叫苗木……诚对吧?”

  极像是在三方会谈的阵势让日向创一时有些语塞,不过立马就被苗木诚所陈述的经历所吸引,确认了一下他的名字就问道,“楼梯间是么……”

  日向创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假设我们现在还存在于能用科学解释的世界,假设我们并不在做梦……”他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大脑,“假设普通人的常识在这里还能适用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我们现在被困在了一栋不知位于何处的别馆。”随后将刚刚与狛枝凪斗讨论的内容毫无保留的说出来。

  苗木诚的反应很快,几乎就是瞬间明白了三人的现状,同时思考起来离开的办法。

  看到他烦恼的样子,狛枝凪斗苦笑着摊手说,“走一步看一步咯。”

  所谓的“走一步看一步”就真的只是走而已了。

  出门后的走廊就如同狛枝凪斗说的那样,其实也算不上是昏暗的看不清东西,用文雅一点的话来说大概就是所谓“古典情调”之类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日向创所在的那扇房门前没有灯光,诱导了他认为外界是一片黑暗。

  “真的是往这边走吗?”日向创怀疑的说着,“苗木你有没有记错通往楼梯间的方向,或者是实际上自己有路痴属性自己却不知道什么的。”

  “怎么可能有啊!!”

  啊,被完全的、坚决的否定了,还真是有点微妙呢。

  日向创并不是凭空提出这样的疑问的,狭窄抑郁的空间和一成不变的景物总会麻痹人的意识,使得人对他所持有的正确的定论感到疑惑。

  即使是与自己记忆中毫无差错的道路,却依旧会忍不住问自己“是这样走的吗?”,这个时候越是反复回忆越是觉得记忆模糊。

  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有些时候情绪是无法被自己控制住的。

  因此,日向创心中的焦躁感还是还不急不缓的增长着。

  ——在这里要提一句,狛枝凪斗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了。

  并不是带有贬义的词汇而是将实话陈述出来罢了。

  察觉到这一异样的狛枝凪斗眯着眼睛也没开口,似乎也没有想要安慰日向创的意思,说是有些反常也不应该,再怎么说,他和日向创到目前为止最多算是说过几句话有着共同悲惨遭遇的陌生人。

  而显然,狛枝凪斗并不是那么热衷于帮助别人。

  与他截然相反的却是外表看起来一脸正值的苗木诚,“放心吧,有好好的在往目的地走。”

  日向创点头说道,“但愿。”

  

  好在他的担忧真的只是一场虚惊,没走多久在墙壁的一侧出现了一道门。

  门的两旁墙壁上挂着迄今为止算得上是日向创遇到的最亮的灯源了,“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感动。”

  两扇门板的上半部分是用磨砂玻璃做成的窗口,窗口下面是沿着门缝对称的把手,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除了……

  “苗木,你之前出来从楼梯间出来的时候就有这个了吗?”日向创摩挲着手中的挂件问道。

  “什么?”

  将荡在把手上的挂件拿下来之后给苗木诚仔细观察——飞行机形状的白色挂件用少许蓝色和红色装饰了一下,结果对方紧皱着眉头给了句没头没尾的话,“怎么说呢,好像有又好像没有的样子。”

  “喂,到底是哪一个。”

  “抱歉……”苗木诚有些勉强地笑着说,“当时我离开这里的时候,是从里面打开门的,怎么可能注意得到正背面的门的样子呢。”

  觉得自己确实有些为难苗木诚了,“说的也是……那我就先收好……”

  狛枝凪斗好像很有兴趣一样凑近过来,顺便打断了日向创的话说道,“恩?日向君要把挂件放到自己那里吗?太不公平了!”

  “不公平……?”

  煞有其事的点点头,狛枝凪斗说道,“那串手链不是被你收好了吗!那么这只挂件应该换一个人来保管才对啊!”

   这是什么?小孩子的语气居然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日向创用一种很复杂的目光看向狛枝凪斗,不断发射出“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喜欢这种可爱风格挂件的人”的视线。

  狛枝凪斗愣了一下,不仅失笑,“其实不是啦,就是……有一种直觉……我好像拿着这挂件会比较好。”

  “奇怪的理由。”

  “诶,是吗?我觉得还是相信我比较好哦。”挂件在狛枝凪斗的手指上饶了一个圈然后被他紧紧握在手心,歪歪头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可是相当相信我的幸运的。”

  门被打开后,周围又变得昏暗起来。如苗木诚所说的完全一致,而且还补充到一个信息。

  苗木诚是从下面一层楼上来的,而他所在的楼梯间不仅有上楼的楼梯还有下楼的楼梯,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所在的楼层起码在这栋别馆的第三层。

  而别馆的高度也在四层以上。

  ——这可就苦恼了啊。

  日向创抓了抓头发,“那么,分叉口来了。选择那一边呢?”

                                                               -tbc-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