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二) /正统恐解 / 狛日、日狛/架空/

  ###

  真的是有够绝望的景色啊。

  苗木诚很少说出这样丧气的话,但目前也是被形势所逼迫。

  首先是一封意义不明的信,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什么叫做“请不要大意的完成这道试炼吧!”,你以为这是游戏吗(摔)。如果不是这里没有桌子的吗,苗木诚保证他一定会忍不住掀桌的。

  可恶啊,想到这里,苗木诚忍不住头疼起来,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空荡荡的楼梯间?

  微妙的地点让苗木诚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只有一根静静的竖立在角落里的落地台灯,亮度不足以照亮通往上一层楼和下一层楼的楼梯,仿佛能将人吸进去的黑洞,就算只是轻轻一瞥也有种让人难以抑制的战栗感。

  棕黄色的灯光让人觉得有些诡异,不过在已经足够让人产生恐惧感的这里,这一丝诡异也近乎于没有就是了。

  木质地板的条纹脉络清晰,又融合了年代的厚重感,稍微能判断的出来一点,这里似乎应该被建造得有些年数了。

  封闭的墙壁上面挂着让人捉摸不透这里主人审美的熊的画像。

  是的,你没看错,一只坐在王座上带着皇冠披着红色披风的,熊。

  ——「黑白熊」

  大概是以前在哪里见到过吧,苗木诚想,所以才能流畅的想起来这个玩偶的名字。

  跟妹妹出去玩的时候偶尔看到的吗?不,应该不可能吧……那样低俗的卡通形象怎么可能被画成充满艺术感的油画像挂在这里呢。

  那么,是怎么回事呢?

  让人心烦的焦躁感。

  一切都像是谜团层层叠叠地覆盖在苗木诚眼前,就好像是只要待在这里,就会有无数阴暗的想法从心头涌上来……

  肯定都是因为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而且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惊悚感。

  等等,被人盯着……

  那幅画瞬间闪过脑海。

  难道说……?

  苗木诚快速地转过头,狐疑地瞄了一眼黑白熊那只血红色的眼睛,由于画很大,长度大约有两三米左右,苗木诚只能仰着头观察。

  ——好在他并不近视。

  果不其然,确实能感受到黑白熊的眼中有与其他画不同的地方。如果硬是要用语言描述一下的话,大概就是……立体与否的区别?

  没错,黑白熊的其中一只眼睛就算在这样昏暗的环境下依旧可以发现晶莹的光芒透射出来,应该是水晶或者弹珠一类的吧。

  眼睛被这样装饰的话确实能给熊带来灵动的神韵,苗木诚表示也能够理解。可奇怪的是,并不是黑白熊的两只眼睛都是用水晶珠子镶嵌在里面的。

  只有黑色的那一半身体才有。

  是在暗示什么还是单纯地由于年久失修掉了,这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绝对不可能是由于小孩子一时贪玩而扣掉的,如果这个小孩的升高能够达到两米那就另当别论。

  “哈哈哈哈~我在想什么啦……”苗木诚苦笑着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真是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有时间思考没有意义的问题,还不如想着该怎么离开这里。”

  苗木诚叹了口气,在上楼和下楼之间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前者。

  只是留在这里的话,什么都做不了。

  ——苗木诚是这么认为的。

  

  ————————————————————————————————————

  

  “该死,这扇门是什么意思!”日向创皱着眉头,手放在门把上使劲的扭,却完全没有打开的痕迹。

  这个时候日向创还没反应过来这扇门其实是锁住的话,他也可以回小学重新开始读书了。

  “既然是锁着的,那这块提示板是用来搞笑的吗?”日向创又试了几次,发现真的是打不开,泄愤一般把挂着的提示板扯下来,扔到地上。

  板子重重的敲击在地上的清脆声音让日向创稍微好过了一点(不),过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刚刚的举动实在是太傻了,日向创顿了顿,认命地蹲下身,准备将提示板重新捡起来。

  由于刚刚被摔了一下,提示板是面朝着地板的,背面被露出来不知是写上了还是刻上了几行小字。日向创疑惑地看了眼上面的内容,顿时有种被噎到的郁闷感。

  “~开玩笑的啦。时机到的时候,你自然就能离开。”

  果然是在玩他吗!

  日向创快抑制不住自己想把这块提示板再扔一次的心情,刚把它举起来的时候,从门口传来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

  “……”是他太气愤导致的错觉吗?

  见门内部没有反应,来者似乎还不气馁,又敲了几下门,“那个……请问里面有人吗?”

  就算隔着一扇门,日向创也能够听出这是个少年的声音。

  难道说是跟自己一样处境的人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日向创才反应过来,他冲到门口,手撑在门板上说道,“是的,我是被困在这里的人。”

  “啊~是吗……太好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呢。”少年像是松了一口气说道。

  日向创愣了一下,“你也是不知为什么就在这里突然醒来的人吗?”

  “真是让人绝望啊,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变相的承认了日向创的话,却丝毫没有给他带来一丝轻松感,因为无法凭借对方的一言之词就确定同伴和敌人的身份,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两者的差距几乎是一步之遥。

  “那可是……”日向创垂目,“如你所见,我现在在这间房间里面无法出去,还请……”

  “诶?”对面似乎非常惊讶,“你没办法出来吗?我还以为你是太害羞了呢~”

  “当然不是!”

  似乎是日向创否定的力度十分坚定,少年笑了两声,爽朗的说,“那么,我就帮你开门了哦。”

  还没等日向创反应过来他这番话的意思,啪嗒一声,原本被他反复摧残的门把手毫无阻挡的转动起来,然后……

  ——越靠越近。

  这就……打开了?

  骗人的吧?

  

  当狛枝凪斗将门完全推开的时候,入目的就是日向创瞪大了眼睛一脸懵逼的表情。

  好像有点尴尬的样子,他在原地挥了挥手表示一下自己的友好,笑着说道,“恩……你好,我是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 

  ——他的名字。

  ——白色的发色朝尾端逐渐加深,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想杀了他」

  

  大脑中浮现出这样的词汇,让日向创一惊,他摇摇头。

  

                                「杀了他不好吗」

  

  当然了,这可还是第一次见面。对陌生人有这样的想法明明很奇怪吧。

  

                              「你不会后悔的话……」

  

  “喂喂。”狛枝凪斗上前一步在日向创的眼前再次挥挥手,“你是从来没有见过人类吗?居然震惊到石化?”

  猛地一回过神,就看到近距离、都快贴到脸上的狛枝凪斗,日向创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手下意识的掩在嘴边,“抱歉,刚刚有点陷入自我意识中。”

  然后又假装咳嗽了两声,“那个,我叫日向创,你好。”

  “日向创?”狛枝凪斗上下打量了一眼他,“是吗,你就是……”

  “恩?”

  狛枝凪斗一眨眼,嘴角露出了笑容,“不,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觉得日向君的名字取的真好啊~”

  什么意思?

  不明所以的瞄了狛枝凪斗一眼,日向创将心中的怪异的感觉归咎成了错觉。

  

  日向创终于算是发现了,暂定为同伴的狛枝凪斗似乎脑子有些问题。

  这是当两个人交流了一会儿之后,才得出的结论。当然了,同时还得到了别的信息。

   比如说两个人都不仅曾毕业于同一所高中,而且还是同一届的;比如说都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出现在这里;比如说……越是近的记忆就越是模糊。

  “我们是被卷入一场大阴谋吗?”走在坐在床上的日向创问道。

  “或许只是一场梦。”狛枝凪斗翘着椅子回答。

  两人之所以没有继续朝外探索,相反还留在房间里的原因是,狛枝凪斗走累了。

  “呀……这也是没办法的,那条黑漆漆的路花了我好长时间才走出来。”——来自狛枝凪斗的原话。

  日向创也没法确定外界的安全,就同意了狛枝凪斗的建议,其实内心还有他自己的想法。

  ——如果这里,不仅仅是只有他和狛枝凪斗两个人的话呢?

  会遇到吗?有同样遭遇的人。

  答案日向创不得而知。

  “而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似乎是一栋正被使用着的洋馆,并且占地面积还十分巨大。”日向创十指交错顶在膝盖上说道。

  “如果我眼睛所看到的不是幻觉的话,至于占地面积肯定是不小,有多大就不知道了。”

  这些问题乍一看似乎没有作用,实际上却决定了他们将要采取的行动方式——是否以养精蓄锐为主。

  “之前你不是说花了好长时间才走出的那条路吗,既然这么长,为什么无法确定距离?”

  “啊,那个啊……”狛枝凪斗抱胸思考了一会儿,“怎么说呢,我觉得那应该是一种现象,被称为‘鬼打墙’。”

  他提出的这一新的观点倒是日向创没有想到过的,不过也确实有些道理,“毕竟没有灯光……但即使如此,我也差不多估摸出来一点方向了。”

  ——当然了,这个方向的前提是,如果这里真的是一栋正常的洋馆的话。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开门的?”

  “就是我来到走廊之后走了大概十几步之后,发现居然出现了一扇门,本来我想直接走的,没想到从里面传来了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啊……还真是吓我一跳,还以为是幽灵呢。”狛枝凪斗拍拍他的胸口说道。

  那可真是抱歉了。

  冷漠。

      “然后呢?”

      “然后门就开了啊。”

       狛枝凪斗无辜地笑着。

                                                                 -tbc-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