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螺旋楼梯(一) /正统恐解/狛日、日狛/架空/

  #

  好刺眼。

  下意识地用胳膊遮在自己眼睛上,挡住明晃晃地照射在大地上的阳光。

  

  这里是哪里?

  ——仿佛已经陷入沼泽的思维如老旧的齿轮吱呀着转动起来,随之而来的难以言喻的空虚感。

  发生了什么?

  ——头好痛。

  我是……

  ——头好痛、头好痛、头好痛。

  

  “!!”日向创猛地坐起身来,白色的衬衫紧紧地贴在皮肤上,黏湿的触感让他不仅皱起了眉头。

  眼中似乎还残留着影影约约还未淡去的光痕,日向创狠狠地眨了几下眼,依旧没能摆脱掉这烦人的印记。

  这时他才有时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

  

  雕刻着复杂花纹的壁纸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一种厚重的年代感,房间并不宽敞,只有一间普通大学宿舍的大小而已,而天花板却异常的高,只是肉眼估摸一下也都已经五米开外了。

  说是昏暗的灯光,实际上这里只有侧挂在墙壁上的散发着微弱光芒的台灯,不时地闪动着,似乎并不稳当。

  屋内的摆设也极其简单,除了日向创所躺着的那张堪称豪华的单人床之外,就只剩下一张与这间房间略显违和的木质写字桌和木椅。

  有些不明所以的日向创掀开厚重的被子,先是为那柔软到不行的触感愣了一下,然后才发现原来床单和被套都是用极其高档的布料制成的,不仅如此,更令他惊讶的是,这些物品几乎都是全新的。

  衬衫和西裤都好好地穿在身上,皮鞋被整齐地摆放在地面上——雪白的羊毛地毯上。日向创穿上鞋,在镶嵌在墙壁里的衣橱中找到了自己的西装外套——由于衣橱门是镂空状的,所以很容易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

  日向创现在在房间内走了几步,适应了脚底踩上去柔软的漂浮感,才调查起来房间。

  

  首先是最能引起他注意的书桌,干净的桌面上放着一只坐起来的玩偶,像是熊的形状,却左右黑白颜色分明,两边不同的眼睛分别代表的血色的邪恶和粉色的纯洁,很难解释这种略带怪异的熟悉感。

  只是一个名词悄悄从他心中冒出——「黑白熊」。

  他以前见到过这只熊吗?

  ——没有印象了。

  说起来,如何来到这里的记忆也没有了。

  

  一张纸条压在黑白熊的下面,纸的质地十分细腻,没有普通纸浆的粗糙感,反而相当圆滑。日向创细心看向纸条上的内容:

  「还好吗,神座君

    想必你现在应该相当疑惑吧

    对于自己目前正身处的境地,对于失去的记忆

    但是,还请不要担心这样的问题

     当您来到终点的时候,一切自然都会揭晓」

  字说不上好看,但十分端正。没有署名,想必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吧。

  之后,日向创又拿着这张纸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直到除了刚刚看到的文字之外真的没有留下别的信息之后才重新放回去。

  意义不明。

  绑架吗?

  日向创干脆坐到椅子上,注目看向书桌上依墙竖着的一排书籍。

  《希望育成计划(一)》……《希望育成计划(十)》

  什么啊,原来是小说吗。

  随手抽出一本,也没注意编号是多少,日向创就读了起来。

  「8月9日

    终于遇到了

    那就是被赐予“超高校级的希望”的人吗

    果然,果然如我所想的一样

    如此闪耀着希望的光芒

  

    8月11日

    不对,是什么地方出了些差错吗

    他应该……应该更加……才对!!

    必须……一定会让我……的!

  

    9月20日

    阿拉啦,好像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呢

    但是,嘛,我这么幸运应该不会被发现的啦~」

  中间有些字迹十分潦草,特别是8月11日,看得出来那天写下这些字的主人心情十分狂躁,关键词几乎没有一个看得明白。

  后面还有十几天不明所以的话,再翻下去就全是白纸了,并无任何出奇的地方。

  这么厚的一本书,原本以为是小说,结果却是白纸还被当做了日记使用。

  放回日记,日向创也没心情把剩下的全都看完,感觉昏睡之后的头脑稍微清醒一点了,就离开了座位。

  写字台右下侧的一排抽屉被紧紧锁住,不知道是否有什么重要的物品在里面,不过日向创又没有徒手拆锁的本领,就没管它。

  反倒是挂在抽屉把手上的一串手链有些不同寻常。

  手上毫不留情地将其拽了下来,小巧的铃铛和星形小挂片组合在一起,让人不得不又一种“啊这就是少女情怀的感觉”。

  所以说这间房间的主人是个女生?

  当然不能这么果断的判定,在现在情报近乎于零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肆意猜测比较好。

  稍微思考了一下之后,日向创还是把手链装进了自己的西裤口袋,自然不是因为突然爆发的少女心,而是认为这或许是某种线索,在将来的某个时刻能够用到罢了。

  日向创环视一圈周围,目光所能及的地方都已经了解透彻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这扇门了吧……

  没错,就是连接着室内和室外的门,一扇看起来并不出奇的房门,把手上却挂着一块提示板,上面写着「真的决定好了吗?」的字样。

  这是在问他吗?

  日向创思考了一会儿,不加犹豫的径直推门而出。

  ——那不是废话吗,这种压抑的地方,谁想再待下去。

  

  ##

  “哼哼~哼~~”嘴上不知道在唱着什么奇怪调子的狛枝凪斗轻快地迈着步子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走廊两旁的墙壁上挂着清新淡雅的风景画,每隔一段距离就摆上一盆绿色植物。

  除了诡异的气氛之外,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说,狛枝凪斗都不得不称赞一下这里的摆设让人如此赏心悦目。

  当他有意识的时候是在客厅的沙发上,而且无论是茶几上还微微发热的茶杯还是整齐干净的家具都无一例外的洋溢着生活气息。

  在狛枝凪斗的眼中,或许他所在的地方被称为客厅还是有些小看它了,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大了,用「大堂」这个词还能描述一二。

  不知是不是因为躺在沙发上的时间太长,浑身都有些僵硬地狛枝凪斗站起身来伸展一下身子,却意外地发现了被他压在身下的纸条——虽然已经破破烂烂的了。

  勉为其难地用两根手指夹起来准备扔掉,又想起来或许上面些什么与他相关的事情也说不定。展开之后,还算是能看得懂纸条想要表达的意思:

  「噗噗噗,当你看到这些字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狛枝凪斗

    焦躁?不安?疑惑?还是说……

     绝望?

    阿拉,无论你现在抱着怎样的想法

    全~~部会毁于一旦的啦(≖ ‿ ≖)✧」

  ——专门来讽刺他的吗?还用上这么可爱的颜文字?

  感觉很有趣的样子。

  不禁笑出了声,狛枝凪斗歪着头看着这张纸,自言自语道,“这可真是……难道是它吗?就是那个什么……阿勒,叫什么来着……啊,对了,一个叫黑白熊的玩具。”

  嘛,怎么样都好。

  扔掉吧。

  

  沙发一侧的对面是两扇看起来就很有重量的推门,另一侧照理说应该是玄关才是,狛枝凪斗却发现一堵颜色明显灰暗墙壁代替了原本玄关的位置。

  看样子应该是某种机关,不过这些只有在侦探小说中才能看到的东西一下子搬到现实中来果然有些不能接受啊。

  “那么……就是说让我往里面走?”狛枝凪斗目光转向紧闭的大门,“这里面有什么呢?会是我亲爱的小熊吗?”

  狛枝凪斗立定打量着门上的花纹,极其富有欧式风格的图案给人一种优雅的气息,复杂的常春藤细节雕刻的栩栩如生缠绕在一起,类似于文字一样的符号有规律的排在大门中央,左右各一半,占地位置足够让来人能一字一字看清。

  但可惜的是,狛枝凪斗并不是什么语言学家之类,对于这样的文字只能用一窍不通来形容,不过凭借着曾在某个极著名的学院学习并且成功毕业的经历也算是能够看得出来这一串字符绝对是代表了某种含义的。

  让他大胆的猜测一下,大概是说“生人勿进”,“内有恶犬”之类的警告语吧。

  总不会是在欢迎他吧?

  这还真是说不准,万一呢。

  狛枝凪斗在遇到需要抉择的时刻,通常都是依靠自己的直觉的,“反正我的运气一直都很好啦~”的说辞与其说是在信任自己还不如讲是在说服自己。

  “进去,还是不进去呢……?恩,好艰苦啊。”食指在下巴摩挲了几下,“哟西,前进吧!大丈夫,萌大奶。”

  当冰冷的触感席上皮肤之后,狛枝凪斗有一刹那的后悔,不过立马烟消云散了,有什么能比未知的事物更能引起人的好奇呢?

  大抵是没有的,常有人说“未知即是恐惧”,这到底是对未知的恐惧还是对自己强烈好奇的恐惧呢?此时的狛枝凪斗或许只是被自己的所谓“好奇”的心情给支配了吧。

  狛枝凪斗所推开的门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一扇门分割了光和暗两片截然不同的空间,就算大堂敞亮的像是在夏日的正午一般,却没有丝毫光线能够透过浓雾般笼罩着的洋馆内部。

  “啊~啊啊 ,好可怕。”狛枝凪斗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看,结果自然什么都看不见,踟蹰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施加了足够强大的恐惧,才能滋生出深渊般的绝望,这时……

  ——即是希望的降临的时刻。  

                                                                     -tbc-

评论(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