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灵能百分百」梦魇魔(上)[灵茂]

  影山茂夫,十四岁,普通的日本高中生。

  喜欢章鱼烧,不喜欢香菜,爱好是轻快的音乐和动作电影。

  ——总的来说,是个凡人。

  

  放学后,教室。

  “龙套,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哦。”根本就叫不出名字来的同学在教室门口向影山茂夫叮嘱完之后,挥了挥手就离开了。

  “恩……”还没来得及回答完,入眼便只有对方的背影,影山茂夫一愣,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了……”

  今天正好是影山茂夫所在一组负责值日生,但好像只有他不知该说认真好还是不知变通更加形象,在另外两位同学随意敷衍地扫完地之后,就把其他所有事情都让给了影山茂夫负责。

  ——反正他本来动作就这么慢,而且还是归宅部,留下来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可都是有社团活动要参加的。

  就算不用猜,也能知道先行离开的人内心是这样的想法。

  而影山茂夫并不在意。

  一是他那钝感的大脑是无法揣摩到别人的心思,二是就算当着他的面把这么伤人的话说清楚了,影山茂夫的反应可能也只会呆呆地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他的确很空。

  空到灵幻新隆在他放学后任意一个时间打电话给他,他都能接到。

  比如说现在。

  “喂,师父。”影山茂夫左手扶着拖把,右手接起了电话。

  话筒对面的男人好像在某个极其狭窄的全封闭空间内,每说一句话隔几秒就有回音传来,“啊,龙套啊,这边有些情况。”

  “师父?你在哪里?”就算是影山茂夫也能发现灵幻新隆正身处于与平常稍微有些不一样的地点。

  “啊……这个啊……”灵幻新隆想了一下,“姑且算是在驱逐恶灵吧。”

  “是吗,真不愧是师父。”

  “额……咳、咳咳!”不知为何为呛到的灵幻新隆,义正言辞地说,“啊,这种程度的恶灵,我想着正好拿来给身为徒弟的你来试试手,怎么样。”

  “诶,我吗。”影山茂夫环视周围被放的杂乱的桌椅,有些苦恼,“但是……我打扫还没结束……”

  “哈?你是笨蛋吗,那种事情随便弄一下不就搞定了吗!”

  “不行啦。”

  灵幻新隆知道自己的徒弟在莫名其妙的事情上执着得跟头倔牛一样,只好自己退一步,“那么,赶紧结束你的事情,我在这里等你。”

  “……”影山茂夫听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站在原地,连拒绝的时间都没有。

  随之而来的是通过短信传来的地址。

  他发现似乎他之前对自己的看法出现了一点差错,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算是他也很忙。

  师父总是这样,不按套路出牌。影山茂夫心中暗自吐槽着,手上却加快了速度,毕竟已经跟灵幻新隆约定好了。

  随意打断自己生活节奏的行为,对他来说已经习惯了也说不定。

  教室其实并不大,如果还抱着不在意时间的想法的话,可能结束的时间要晚点,不过加快了速度对经常做这种事情的影山茂夫来说也不过就五六分钟的问题。

  看了下手腕上表的时间之后,影山茂夫异常满意,点点头说道:“出发吧。”

  

  “真是的,师父,擅自叫我出来……”影山茂夫抱怨着在充满了灰尘的走道上说道。

  说是充满灰尘可能程度还不够,肉眼可见的细小尘埃在空气中弥漫着,遮掩着视线,使人的视野中一片模糊。走道一侧是正宗日式拉门,另一侧则是意外有些现代风格的玻璃窗。

  正是由于玻璃窗,以正常人的常识,外界的阳光应该更加容易照射进来才对,而这里像是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一样,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这里永远只有灰色这一种色调。

  之前走到门口的时候,影山茂夫完全不感到惊讶——一所破旧的大院宅邸,看起来似乎已经被废弃了很多年,正是灵喜欢的地方。

  但不知为何,微妙的没有感受到它们的气息。现在看来是有原因的,真的有一层结界不仅挡住了灵还有外界一切能被人所感知到的温度、光线、甚至是空气,仿佛存在另一个次元一样的空间。

  影山茂夫没有想要探究是谁布置的结界、为什么要布置结界这种问题,他在意的是明明不应该有灵存在的地方,师父却说来驱逐恶灵……

  顺着灵幻新隆留下的气息摸过去,最终在一扇干净得出人意料的拉门前,气息消失了。

  一般这种不同于周围环境的存在,不是有宝箱就是最后打boss的地图。

  掉落奖励不会是师傅吧?感觉有点可怕……

  影山茂夫似乎是被自己的想象震惊到了,用力地甩了甩头,将极其形象的画面从脑海中扔出去。深吸了一口气,让大脑冷静下来,才将手放到门把手上。

  老旧的开门声,“吱呀——”着响起,在这样阴暗寂静的地方,多了份难以言喻的恐怖感。

  不过来到这里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影山茂夫。不管是恶灵也好,用常理无法解释的灵异现象也好,甚至是超能力者对他来说都已经是日常了。

  漆黑的门缝中漏出点滴光亮来,影山茂夫毫不犹豫将门一推到底。

  敞亮的灵堂散发着红得耀眼的光彩,将眼前的景象映入眼底之后,影山茂夫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这一扇门只是偌大房间的其中一个入口罢了,与之相同的还有八个,分别分散在除了靠着墙摆放的灵牌外的另外三面墙上。

  足以想象出这里的大小的吧。

  大约五六米高的圆形穹顶,大概是涂上了特质的漆料,反射着点点金光,足足有一个篮球场这么大的空间里,只有一座摆放着数不清灵牌的高座静静地竖在那里。

  由于距离问题,根本看不清令牌上刻的字。

  正面朝向影山茂夫的灵牌座,对着门分别铺着一条长得令人咋舌的地毯,上面不知绣着什么纹路,只是让人一看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能容一人通过的地毯两侧间隔整齐地竖立着大约一人左右高的支架,顶部放着正燃烧着向下滴落烛油的蜡烛。

  从走上地毯的那一刹那,影山茂夫突然感受到了。

  一股强大的灵的气息。

  不,不应该说是气息,因为那并不是只有影山茂夫这个超能力者才能察觉到的感受,那是一股强烈的存在感。

  影山茂夫眯着眼想,如果是这个灵的话,能过突破结界进来倒也算是正常。

  越是走进灵牌座,存在感就越发强烈,而人的五感在这样寂静的仿佛真空的地方异常的敏感。

  从鼻尖处传来的花的异香,让影山茂夫的大脑有些昏昏沉沉。奇妙的维持着一丝意识,却更加接近于迷失的状态,让人无法形容。

  

  “师傅?”

  朦胧的视线中,熟悉到远远一眼就能认出的身影让影山茂夫不由自主地喊出声来。

  “怎么了,龙套。”

  灵幻新隆独特的磁性嗓音让影山茂夫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他意识猛地清醒过来。

  赶紧转头看向四周,熟悉的景色让他松了一口气,伴随着不受控制的违和感。

  “感觉,有点不大对劲的样子……”

  犹豫的语气让灵幻新隆重视起来,他转头问道,“学校里面又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诶,‘又’是什么意思?我倒是觉得一直很正常啊。”

  “你看你最近来帮忙的时候根本就是心不在焉的样子啊。”说着说着,就连灵幻新隆都不得不抱怨起来,“笑容相待,这可是接待客人最基本的原则啊!”

  “是是是。”

  “你那敷衍的态度是什么!!”

  灵幻新隆纤长的手指不断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一边皱着眉头对影山茂夫的行为不满地开口说道。

  不一会儿想起来了什么,勾起一边的嘴角笑道,“作为惩罚,接下来的委托就交给你一个人完成吧。”

  “诶?!”影山茂夫皱着眉头拉长了声音,“最近师父你总是把工作推卸给我,我记得上次的委托也是我完成的……”

  “嘛,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除灵师之一,我可是很忙的,这种轻轻松松的委托自然是要交给还未出山的你来做!”乍一听,灵幻新隆的语气非常笃定,但是仔细深究里面的内容,有觉得有些气虚。

  影山茂夫听出来了,所以问道,“说起来,好像这几天,工作结束的时候,师傅并不是直接往家里走的呢。”

  灵幻新隆身体一僵,正巧被电脑屏幕遮住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握在鼠标上的手有点泛白。稍微寂静了一些时候,不如说灵幻新隆想到了该怎么回答他的问题之后,开口了,“呃……就是,那个……啊啊,对了,你不知道吗隔壁超市薯片半价啊!”

  “……”影山茂夫歪着头,静静走到灵幻新隆坐着的电脑椅旁边,能够清楚观察到对方的五官,看着他的侧脸说道:“是吗?”

  影山茂夫还注意到了,灵幻新隆不眨一眼盯着看得电脑屏幕是系统默认桌面。

  这种大半夜看小黄片,门突然被父母打开,措不及手关掉所有运行软件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