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街角的咖啡厅(中)

  背光站着的男性,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五官有些让人看不清楚的模糊,狛枝凪斗只是这样呆呆地看着他,想到的是他今天冥思苦想许久的两个字——「希望」。

  这就是「希望」吗?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直接描绘的感受,直直映射在心底的无法磨灭的印象。几乎就是同一时间,狛枝凪斗产生了现在就冲回家中,拿起笔将脑中源源不断的灵感用墨水具现化成现实的想法。

  是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冲动。

  但他忍住了。

  因为面前的男性,笑着跟他说,“你还记得我吗?”

  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狛枝凪斗歪着头有点疑惑,颤抖着的手勾起咖啡杯的把手,试图用喝咖啡这种方式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黑发男性哈哈一声笑出来,表情却是有点无奈,自顾自的拉开椅子坐下来,与狛枝凪斗平视着,“嘛,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记得我。”

  强烈的苦涩味道果然有着能让人头脑清醒的效果,放下杯子,陶瓷与陶瓷之间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狛枝凪斗清了清嗓子,“你的名字呢?说不定你说了之后,我就会想起来也说不定哦。”

  对方咧开嘴,清爽的发型让他看起来更添了几分明朗英气,“我叫日向创。”然后紧张兮兮地问狛枝凪斗,“怎么样?想起来了吗。”

  狛枝凪斗装作沉思状把手靠在下巴上,眉头紧紧皱着,“恩……感觉……”

  日向创眼睛亮了起来。

  “抱歉!果然还是想不起来!”双手合在一起放在额前,狛枝凪斗低着头快速地说。

  这倒真的不是在戏弄日向创,狛枝凪斗真的不认识这个叫做日向创的男人,不管是名字还是样子,显然在狛枝凪斗印象中,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日向创拿食指勾了勾脸颊,对此也不是很在意了,“毕竟都已经是快十年前的事情了嘛,不记得才是正常。”

  十年前,狛枝凪斗还在高中的时候。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你见到过高中时期的我?”

  日向创点点头,“不仅是见过,实际上……我们是同一所学校的啦。”

  有些敷衍地恩了一声,狛枝凪斗垂着眼,他的高中生活其实并不如别人想象得那么充实,他选择就读的是日本国内数一数二的全寄宿式高中——希望之峰学院。

  以名列前茅的名校录取率而出名,而对狛枝凪斗来说却不那么重要。

  实际上用“他选择就读”这五个字来形容不大准确,用“他被选择进入”就更加贴切事实了。

  因为这个原因,狛枝凪斗也不想回忆那个时期的事,实在是让人有些提不起劲,所以他开口问,“哦?我记得希望之峰的学生人数不多,从来没有听到过你的名字。”

  希望之峰的入学条件非常严格,曾在学生会待过一段时间的狛枝凪斗曾统计过,有时候一年可能连五十人都不到。

  日向创听了之后,有些沉默,“狛枝君真是高看我了,我可不是本科院的学生。”

  “……”一时不知该怎么接话的狛枝凪斗有些懊恼说出刚刚那番似乎有些不经大脑思考的话语。希望之峰学院的预备学科,那是一个给足钱就能够进的地方,或者说大多数人进入预备学科都只是为了拿到了一个文凭。

  而日向创看起来与这样的人完全不符合。所以潜意识地就将他规划到了本科院。

  察觉到气氛尴尬起来了日向创赶紧摆摆手,“那个,其实也没什么,我只在那里读了一年就走了。”

  就算听到这样的解释,狛枝凪斗也没法放下心,没有比他更明白自视甚高的本科院对预备学科的歧视了。

  “转学?”

  日向创目光闪烁了一下,仿佛在压抑着什么一般,否认了狛枝凪斗的话,“不。”随即勾起嘴角说,“比起这个,我更想跟狛枝君说说我怎么会认识你的事呢。”

  狛枝凪斗摆正身体,做出认真聆听的样子。

  

  那天对日向创来说是并不是个重要的日子,但对于预备学科的学生来说却是十分重要,那是希望之峰学院一年一度的实技试验。

  他远远地站在试验场所门前,只是站着,那是他可能永远都无法到达的地方。

  在这个学校中,「才能」意味着一切,与生俱来的天分取代了数不清的人的努力,日向创也是其中之一。他从小就憧憬着希望之峰学院,为了这个目标,日向创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但是事实却给了他一巴掌。

  狠狠的一巴掌。

  成绩再好又怎么样,全日本成绩顶尖的一抓一大把。受到别人信赖又怎么样,只会被当做冤大头随意驱使。日向创各方面都很优秀,成绩、人缘、能力。

  也仅仅止于优秀罢了。

  他需要更加顶尖的才能,就算只能学费相当昂贵的预备学科,日向创都不想浪费这个机会。

  如他所料,预备学科的人都是一群渣滓。

  在他几乎快要放弃深深扎根在心底的梦想时,他见到了狛枝凪斗。

  就在试验场所门前,青涩的白发少年背着书包手中端着盘子通过走廊缓缓走过来了。本以为是迟到的参加试验的本科学生,但在听到少年喃喃自语的话之后,日向创才知道自己错了。

  “泻药准备完成。炸弹准备完成。这样一来就能把考官的老师们……”

  诶诶诶!!

  日向创睁大眼睛,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很不得了的事情。

  泻药?炸弹?要把考官们……?

  这个人是脑子有毛病吗?!

  还没等他上前去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从不知哪个角落跑来的白色小狗撞了少年的小腿导致对方重心不稳,原本放在盘子上的纸杯倒在地上,墨绿色的不明液体撒了一地。

  看起来应该只是口渴的小狗舔舐过液体后,竟然膨胀成了原本身体的五六倍大小。

  日向创:???

  简直不可置信,这样想着的日向创带着“这个世界大概疯了”这样的想法,朝着与少年前进的反方向奔去。

  后来从同样是预备学科的同学口中听到,实技试验最后并没有完全举行成功,在中途时被突如其来的爆炸被迫暂停了。

  说到这里,同学感叹地说,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还真有胆子啊。

  日向创脑海中闪过白发少年的脸以及他的话,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起爆炸事件……

  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白发少年身上的校服大方地说明了他的确是本科院的成员,拥有才能的他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呢。

  莫名驱使着他的好奇让日向创不禁查找更多关于少年的事情。

  少年的模样很具有代表性,光是不知为何能够向上翘起的白发就足够让日向创打听到他的名字了。

  狛枝凪斗,超高校级的幸运。

  据说是从全日本学生中随机抽取一名,入学希望之峰,给予幸运的称号。

  幸运也是一种才能吗?

  在日向创搞明白这个之前,他就转学了。

  直到现在,在大学好友七海千秋的帮助下,开设了这家咖啡厅。

  “虽然感觉有点窝囊,但我放弃了梦想却是事实。”日向创叹了口气,眼神不见一丝遗憾,反倒是带着笑意。

  日向创口中狛枝凪斗所做的事情是真的,安装炸弹、给考官准备泻药也都是真的,不过在事件发生不久就离开的他并不知道,之后狛枝凪斗也离开了希望之峰学院。

  是被勒令退学的。

  “现在你不是过的很好吗?说到底希望之峰是在束缚着我们,不管是我还是你。”狛枝凪斗抿着嘴,“你找到了吧,真正生活下去的意义。”

  “没错,我呢……找到了哦,所谓「希望」的东西。”

  「希望」。

  狛枝凪斗认同的点点头,“我也找到了”说着勾起了一抹笑容,“就在刚才。”

  

  在狛枝凪斗离开之后,日向创坐在椅子上丝毫不动。

  七海千秋走近他,低着头问,“为什么,要撒谎。”

  被惊醒的日向创,尴尬地笑着说,“什么撒谎,都是事实啊。”

  “但是,你明明找他找了很久。而且……咖啡厅也不是你开的……”

  日向创站起身来,皱着眉头严肃地指出,“喂喂喂,我觉得你的重点在后面那句话啊。”

  生着闷气的七海千秋吧桌上的咖啡杯收拾干净,“还好江之岛姐姐一直待在厨房里,没有听到你说的话,不然肯定要生气。”

  “抱歉抱歉。”

  算是听到日向创真诚的道歉了,七海千秋拿抹布擦了擦桌子问道,“听说你明天要开始上班了?”

  “对哦。嘛,姑且算是找到工作了。一直待在江之岛这边当厨师也不方便啊。”

  “是服装设计公司?”

  “……啊。”

  

  #感觉要黑是怎么回事!

  #放心,我一定把场景全部设定在咖啡厅里面!这才对得起我的文名!!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但是!高兴就好啊!!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