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绝望的希望(中)

  这是一年多前被诊断出来的,也就是在初三体检、还没有被希望之峰学院录取之前,从那个时候开始狛枝凪斗的记忆力就已经衰退了吧。

  狛枝凪斗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了,体检档案怎么可能不送到本人手中。

  日向创想起来曾被狛枝凪斗问到过的一个问题——

  「“那就要看日向君对幸运是怎么定义的了。”」

  

  “「幸运」是什么?”狛枝凪斗似乎对此兴致盎然。

  因为幸运总是对他眷顾有加吗?不。

  “在我眼中,「幸运」是绝对的力量。”

  你吃了一块面包,不错,填饱了肚子。

  ——但你觉得你幸运吗。

  曾经优渥的你身败名裂,无家可回,在马路上流浪,腹中空空,死亡似乎也即将降临在你身上。你往前走去,发现路边有一块被人丢却完好干净的面包。

  ——啊,多么幸运啊。

  稍微感受一下吧。

  明明都是面包,却会使人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所谓遭受越大的不幸就有越大的幸运发生

  ——这才是体现幸运的唯一方式。”

  狛枝凪斗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幸运」,他觉得并不贴切,说不定「超高校级的不幸」才更适合他。

  因此狛枝凪斗这个人在日向创眼中相当怪异也是因为这点。

  觉得这样的幸运根本就是废渣、无用之物、另一种形式的绝望,同时又对自己持有的幸运有着绝对的自信。

  矛盾。

  

  日向创相信狛枝凪斗在进入希望之峰学院之前的希望观并没有那么扭曲。

  是因为得了脑癌时日无多,才会被抽选中进入希望之峰这件事让他改变了吗。

  某种程度上来说,脑癌-->被录取只是现在狛枝凪斗形成现在这个人格的导火线,在那之前他所经受的一系列经历都是助燃物,是必不可少的。

  这样的事件想必对狛枝凪斗来说是绝望的吧。

  所以,他才想要寻找他心目中认为的「绝对的希望」吗。

  日向创把手中的体检报告又塞了回去,他觉得有必要找狛枝凪斗谈一谈。

  之前跟他说不要靠近江之岛盾子也是有原因的。

  她是来自希望之峰学院和未来机关对立的势力,被称为「绝望残党」的领头人。就像狛枝凪斗信仰希望一样,绝望残党们信仰着代表绝望的江之岛盾子。

  日向创发自内心的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厌恶。

——————————————————————————————————————

  狛枝凪斗对于来到本科楼的日向创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因为本科楼的学生大多都看不起没有才能的预备学科,被区别对待的预备学科自然也不愿意来到本科楼。

  原本以为日向创也是这样的狛枝凪斗才会一直到庭院中偶遇他。

  实际上对此毫无感受的日向创只是喜欢在那里晒太阳罢了,在一群人诡异中带点不屑的目光中,日向创没什么压力地走到了狛枝凪斗的班级门口。

  纤长的手指扣了扣木门,闷闷的响声有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正在与人交谈的狛枝凪斗转过头就看到了笔直站在门口的日向创。

  挺拔的身姿给人一种精神的感觉,却引得全班原本轻松嬉笑的气氛荡然无存。见状有些不妙的狛枝凪斗从位子上坐起来,走到他身旁,拉住他的手臂向外走去。

  一边笑着说:“抱歉抱歉,他是来找我的。给各位带来麻烦了吧,现在就带他离开。”

  狛枝凪斗对其他人的心情变化非常敏感,所以看出班级同学的反应之后,很自觉地带走日向创。

  在日向创眼中,这就是相当虚伪的表现了。

  为了让融入集体而努力迎合他人的意志?

  太可笑了。

  在楼梯口,人流不多的地方才停下来。

  狛枝凪斗上下打量着日向创说,“怎么了,真少见,你居然来本科楼。”

  日向创一开始沉默,像是在措辞,然后才说,“狛枝,你有病。”

  狛枝凪斗:???

  头上顶了一大串问号的狛枝凪斗有些尴尬,“啊,虽然我知道我自己是个渣滓,让人看了就感到厌恶的臭虫,但是从日向君口中听到这么直白的贬低……还是会有点伤心啊……”

  日向创一皱眉,这是他第一次从狛枝凪斗的口中听到如此消极地评价自己的话。

  “不,我以为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日向创顿了顿,“脑癌。”

  狛枝凪斗一脸“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表情,不过想到他那卓越的才能应该是很容易能弄到他的资料也就释怀了,苦笑着说,“嘛,如你所言,的确是脑癌。”

  “感到绝望了吗?”

  “……”狛枝凪斗嗤笑了一声,“相反,这是希望的到来啊。因为脑癌,我才进入了希望之峰学院,我才见到了你不是吗。”

  果然是这种想法啊。日向创这么想着,就算之前已经预感到了,与从本人亲口说出来的感觉果然还是不一样。

  “遇到我是幸运的事?”

  狛枝凪斗似乎想起来什么,“……不,说不定是件超级不幸的事哦。”

  认真的表情让人怀疑不起来白发少年的话。

  

  ——不幸……吗。

  确实如此。狛枝凪斗此时不禁感触深切的点头。

  也许以前就对希望抱有执念了吧,但日向创才是让他明白这一点的人。

  爱着希望啊。

  ——希望是什么?

  希望是什么。

  

  ——希望真的存在吗。

  当然。

  就算是现在狛枝凪斗还确信着。

  ——那么,希望是什么?

  希望……是什么呢。

——————————————————————————————————————

  七海千秋看到日向创的时候,赶紧转移了视线,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过还好日向创似乎是来找狛枝凪斗的,对她并没有投入过多注意。

  在狛枝凪斗带走日向创之后,轻轻松了一口气,心里又有点失望,七海千秋玩着游戏机,心思却完全不在游戏上。

  不久之前发生的事情还在眼前,自己的失态也在记忆中重复出现。

  日向君知道江之岛盾子。

  为什么?

  明明应该是一个普通入学的学生,甚至不是本科楼、没有通常认为的「才能」的人。

  仔细想想吧,不要欺骗自己的内心——七海这样警告自己。

  他真的普通吗?

  利落的短发,头上翘起的呆毛,甚至连他秀气的五官都在毫无疑问地说明日向创应该是个朝气蓬勃、意志坚定的少年。

  但当你望向他的眼睛时,却有一种坠入深渊般冰冷的仿佛置身地狱的感觉。外表和内心并不符合带来的碰撞,大概是日向创拥有独特魅力的原因吧。

  就是这样的日向创让她远离江之岛盾子。

  江之岛盾子,「超高校级的辣妹」。这是七海千秋唯一了解这个身材丰满的平面模特的地方了,除此以外她对江之岛盾子一无所知。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和江之岛盾子认识的,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跟她有来往比较好。”」

  日向创是朋友,江之岛盾子是没见过几面的陌生人。

  七海千秋低下头,双手搅在一起自问道:她是不是应该相信日向创呢

  理智告诉她日向创才是正确的一方,不知为何她还是无法放手江之岛盾子。因为她在见到七海千秋的第一面就彻底将这个粉色头发少女内心的一切摸透了。

  江之岛盾子环抱着双臂,挑起一边的眉毛,眼中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嘴角上扬了一个恶意的角度,姣好的面貌如恶魔一般在她耳边说着——

  「“我说你啊,喜欢日向创吧。”」

  

  她,喜欢日向创……?

  怎么可能呢,明明一直都把他当朋友看待。

  当成……朋友看待……

  “够了,不要再找借口了。”江之岛盾子似乎不怎么欣赏她现在的表情,撇了撇嘴说,“给你一个忠告吧,多观察一下狛枝凪斗……不然的话,总有一天……”

  模特手指卷着自己的长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笑着说,“……你会陷入绝望也说不定。”

  

  七海千秋不知道该这么对待这从来没有体验的情感,这种能够在脑海中清晰地勾勒出对方的样子,默念他的名字就不禁心脏扑通扑通乱跳的失控。

  为了证实这一点,七海千秋准备例行寻找日向创,却因为太过纠结而晚了很久。

  找到日向创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狛枝凪斗正和他聊得开心。

  不太能理解别人感情的七海千秋是从他们脸上的笑容判断出来的。

  江之岛盾子的话在耳边反反复复滚动出现。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怎么了?

  ——陷入绝望。

  她会陷入绝望吗?

  带着混乱的思绪,七海走到他们面前,“诶?狛枝君。”

  紧接着她才发觉,两人重叠起来的手。

  顿时茅塞顿开。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和江之岛盾子认识的,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跟她有来往比较好。”」

  眼中有些莫名的酸涩,哽咽着的嗓音不顾一切地叫喊出来。

  “你又明白什么!”

  

  #

  我爱七海小天使,我差点就能写成日七你们知道吗。

  马上狛哥就要黑化啦!感觉要写不完了这篇文啦!

  好像能给我拖成长篇哈哈哈哈……

  不,就算BE了我也要控制在下章完结!

评论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