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绝望的希望(上)

  “我,喜欢日向君。”

  狛枝凪斗在日向创面前笑得十分灿烂。

  被表白了的一方相比之下显得十分淡定,他看着仅仅比自己高一厘米的白发少年,问道——

  “你爱着的……究竟是代表「日向创」的希望,还是代表「希望」的日向创呢?”

  得到的回答却是狛枝凪斗神秘莫测的笑容。

  ——嘛,谁知道呢?

——————————————————————————————————————

  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进入了希望之峰学院预备学科的日向创最近总是在午休的时候到庭院中央喷泉旁的长凳上晒太阳。

  大概是因为狛枝凪斗会准时到这里吧。

  刺眼的眼光使日向创眯起眼睛,模糊的光晕残留在视野里面,好长一段时间消散不去。

  原本整整能坐下三个人的长凳现在被/日向创一个人横躺着霸/占住,双圌腿弯曲起来搭在扶手上,双手枕在脑后。配着喷泉潺圌潺的流水声,竟然也有几分说不出的惬意。

  这里离开本科楼不远,但学生们似乎对花园之类毫不感兴趣,就连稀稀拉拉来的几个人都只是匆匆路过。

  狛枝凪斗踏着散漫的步伐,远远地就看到日向创了。但他却一点都没有想要快点去到他身边的意思,反而停在原地,只有柔和的五官透露出他此时的心情十分不错。

  当棉絮般的云朵遮住太阳的时候,地面上投射圌出一大片的阴影,日向创睁开眼睛——一双拥有纯粹的黑色的眼睛,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在眼睛深处隐隐约约有几丝红色的暗光闪过。

  连头都没转,只是眼珠子朝外撇了撇,远在几十米之外的狛枝凪斗就感受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

  当然狛枝凪斗是不会承认那是威胁他快点出现的眼神,相反他觉得这是害羞的日向创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

  嘴角弯起一个隐秘的弧度,狛枝凪斗终于迈步走向他。

  白发少年挥着手,一边打着招呼一边说到,“哟,日向君来这里休息吗。真巧,我们又遇到了。”

  口中说着「巧遇」的狛枝凪斗脸上却丝毫没有碰巧遇到日向创的惊讶,只有让人看不清他真心的笑容。

  日向创自然也知道那是狛枝凪斗胡诌的。

  「偶遇」?别开玩笑了,大概狛枝凪斗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

  因为他的才能是无法控制的「幸圌运」。

  那样虚幻缥缈的东西,在狛枝凪斗身上却体现得淋漓尽致。

  ——狛枝凪斗想要见到日向创,所以他就见到了。

  “诶,七海桑居然不在吗?”狛枝凪斗绕着日向创走了几圈,吃惊地说,“明明以前总是缠着你玩游戏来着?”

  日向创:……

  缄言不语的日向创用一种神奇的目光打量着狛枝凪斗,狛枝凪斗说不清楚那是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让人舒服的目光。

  最后是日向创笑了一声,他缓缓开口,带着低沉的音调,“她跟你是一个班级的。”

  ——所以七海的情况,狛枝凪斗应该比他清楚得多。

  况且……“以前总是缠着你玩”?这个「总是」可一点都不确切,起码比不上几乎天天都看得到的狛枝凪斗。

  日向创并不准备把这些两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摆到明面上来。

  “啊。”狛枝凪斗一合手,微微睁大眼睛,“说起来好像的确是这样。对了对了,是要准备实技实验吧。”

  希望之峰学院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考试,只有一年一度的实技实验。

  在预备学科的日向创并不需要准备,但此时也不禁好奇起来,“「超高校级的幸圌运」该怎么考核呢……”

  话音刚落,狛枝凪斗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了,他捂着肚子弯下腰,属于少年的嗓音听起来充满朝气,“哈哈哈,日向君真的……太可爱了……”

  笑完之后居然还认真思考起来,他用手指点着下巴,猜测道:“嘛,可能会用一张满是选择题的考圌卷让我闭着眼睛做吧?恩……毕竟我是一年生,之前也没经历过。”

  “闭着眼睛做考圌卷也能全对就能代表你的「幸圌运」吗?”

  “那就要看日向君对「幸圌运」是怎么定义的了。”

  日向创放下腿,撑着长凳坐起来,凌圌乱的短发有种异样的艺术感,狛枝凪斗顺势坐在他身边空出来的一块地方。

  仿佛没有听到狛枝凪斗的回答,日向创拨了拨刘海,发现它们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朝四面八方翘圌起。似乎想起了什么,日向创看向已经坐定的狛枝凪斗,白发少年的不明所以地歪着头问,“怎么了?”

  “啊……你的头发,是用了多少发胶。”

  狛枝凪斗一头雾水,有点搞不清日向创是真心想知道问题的答案还是只是嘲讽他如摇曳烛火般的头发,只好先说,“天生的啦……”

  “是吗。”听着,日向创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有种想要在你头发上点火的冲动。”

  怎么感觉刚刚日向创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闻言的狛枝凪斗也露出了纯洁的笑容,“那还是算了吧,我怕日向君引火自圌焚啊。”

  要是有人在场肯定要被两人现在的表情吓到,明明脸上笑着,却有一种暗流涌动的紧张感。

  

  “诶?狛枝君。”

  柔软轻声的嗓音打破当前的局面。

  七海千秋走到长凳前,娇小的身材在日向创和狛枝凪斗面前留下了一片不大的阴影。淡淡的脸庞上流露出些许疑惑,她手中拿着PSP,就这样看着他们。

  狛枝凪斗第一反应是先问好,结果被/日向创阻止了。原本撑在凳面的手被另一双手覆盖着——一双光滑却骨节分明的手。

  突如其来的温度让狛枝凪斗有些措手不及,他愣在原地等待日向创接下来的动作。

  “七海。”日向创叫着七海千秋的名字。

  “恩。”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敲打按键的声音,七海千秋应了一声。

  “你认识一个叫做「江之岛盾子」的人吧。”

  「江之岛盾子」。

  七海千秋飞速移动着的手指停了下来,她用不含一丝杂质的目光看向日向创说道:“恩。”

  那是谁?狛枝凪斗挑着一边的眉毛饶有兴致地想。

  “……是后一届的学生,被称为「超高校级的辣妹」。”

  沉默了一会儿,七海千秋自动解释起来江之岛盾子的身份。狛枝凪斗觉得有些奇怪,印象中的七海千秋并不是这么主动的人,现在这样反倒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原本想等你来了,就我们两个人单独谈谈的,但是似乎……出了点变故。”

  被称为「变故」的狛枝凪斗露出了一副无辜的表情,日向创语气没什么变化,微微移开了与狛枝凪斗相触碰的手说,“七海你不适合谎言。”

  不自然的表情能把一切真相都告诉别人。

  七海千秋低着头僵硬着身体,没说话。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和江之岛盾子认识的,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跟她有来往比较好。”

  日向创每说出一个字,七海千秋握住游戏机的手指尖就白上一分。她摇摇头,两鬓旁的头发随着动作也晃动起来,如她的心情摇摆不定。

  被积蓄在内心的情绪总有一个盛放它们的容器,七海千秋就好像是容器已经容纳不了过于膨圌胀的情绪从而一口气爆发出来,往常轻柔的声音充满了愤怒激动。

  “你又明白什么!”

  转过头往自己来时的方向奔去,只留给日向创一个背影和粉色的后脑勺。

  虽然肯定跑得过一个小姑娘,但日向创去没有追上去的打算。

  狛枝凪斗站起身眺望着七海千秋,毫不慌乱地说,“啊,跑远了哦。真的不追吗?”

  “……”

  “话说,这可真是少见呢。日向君居然对女孩子这么严肃,都把人家吓跑了。”

  不要以为语气中的笑意他听不出来,日向创冷着脸,看不出什么情绪。

  “我不仅仅是对七海说,更是对你。狛枝凪斗。”

  “啊,知道了,知道了。不过我可不会哭着跑掉哦。”

  狛枝凪斗觉得他再执着在这件事上,都可以编成一个梗了,所以连忙换个话题,“嘛,在那之前,不如先告诉我「江之岛盾子」是谁?”

  日向创一皱眉,“你不认识她?”

  “恩?当然了,我为什么会认识她?”

  狛枝凪斗看起来十分坦荡,并且也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隐瞒什么,但不认识江之岛盾子——日向创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心中隐约有几分猜测的日向创试探道:“你还记得,苗木诚吗?”

  “苗木诚?”

  狛枝凪斗思考了几秒钟,最后手指在下巴上摩挲着回答——

  “那是谁?”

——————————————————————————————————————

  事实证明并不是「狛枝凪斗不认识江之岛盾子」,而是狛枝凪斗忘记了「认识江之岛盾子」这件事。

  日向创回忆起很久之前,当他还是神座出流时的事情。

  「“对了对了,前两天新转来了一个新生哦,我记得……名字叫苗木诚……来着?”狛枝凪斗用手抓了抓后脑勺,皱着眉头笑着说,“抱歉抱歉,最近的记忆力实在是不好。”」

  最近的记忆力不好……?

  日向创半阖着眼睛,莫名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为了找到原因,日向创久违地来到了研究院。

  为什么「逃走的实验体」会主动到研究院?

  原因很简单。

  狛枝凪斗主观认为研究院不会放走日向创,并将他定义为「逃走的实验体」,实际上对于日向创离开这件事,研究院是默许的。

  起码那是希望之峰学院学院长天愿和夫默许的。

  很难想象到天愿和夫为什么会同意这件事,可能是因为对神座出流这个人造的产物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算是失败的作品,神座出流也是几乎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的人。

  几乎是毫无阻拦地进入研究院最深处——存放着每一位学生体检报告的资料室。

  轻松地找到属于狛枝凪斗的那一栏后,用手指将那一沓被塑料盒子包裹住的文件抽圌出。摩擦声在这极度安静的环境下被无限的放大。

  狛枝凪斗。

  男性。

  ……

  以及明晃晃写在密密麻麻文字中间的——

  脑癌。

  

  #

  大家七夕快乐,因为是七夕所以狛哥脑癌了【不

  承接《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剧情后续!

  今天特意赶出来的哦!(虽然在出门玩完之后赶出来的)

  啊我对弹丸论破简直就是真爱。

  #

  啥玩意这MGC……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