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刀剑乱舞」七号[三日月宗近篇](下)

  在战争进行到末尾,七号带领着第一队伍向前进发。

  毫无疑问以三日月作为队长的第一队伍战斗力毋庸置疑是极高的,但由于都是以大太和太刀组成的,所以队伍机动性无法与短刀比拟。

  不过这是普通战斗,应该……没有问题吧。

  七号握紧拳头,心中暗自打气,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只要有他们在就一定能赢。

  “那么……”七号用坚定的目光盯着前方,一片荒芜的土壤,“战斗开始!”

  黄沙吹舞着的、浑浊的半空中闪过一道紫蓝色的闪电,伴随着黑雾的弥漫,空间仿佛被撕裂般,露出足足有几层楼高的裂缝。

  巨大的雷鸣在七号的耳边轰轰作响,从裂缝中出现明显不属于人类的脚,浑厚深沉的声音让她不禁打起十万分精神。

  无数次无数次,不断重复的,该时代的战斗又开始了。不过,这次似乎不再只是重复之前的战斗。刀剑男士、溯行军,双方都应消灭,历史的猎人其姿态在时空的扭曲中浮现。

  “检非违使……!”七号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突如其来的一幕,大脑空白了一瞬间,随即迅速地运转起来。

  检非违使。检非违使。检非违使。七号默念着敌人的代号,心中越发奇怪,在这个时代中根本不应该出现他们。

  这样的念头一出,连七号本身都不禁一愣——

  为什么她会很自然地觉得这里没有检非。

  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席卷七号的心头,那是无法言喻的空虚与恐慌。

  有哪里不对劲。

  

  不等七号想通,列阵已经开始。

  只好将这个问题留到后面了。

  对面的行动相当快,在七号的视线中留下几道残影,完全跟不上他们动作。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般来说检非的速度怎么可能这么快。

  七号咬着手指,在外人看来此时她的眼神相当焦躁。她早就觉得奇怪了,莫名其妙的战争,出乎意料强大的敌人,而这次又是概率极小的检非违使出现在BOSS点,BOSS点的敌人原本就要较其他历史修正主义者强大三分,再加上检非违使,就算带上的是她目前战力最高的一只队伍,七号都不禁心惊肉跳起来。

  接下来怎么办,无法探清地方的阵型已经成为事实,她的抉择将会影响整个战斗局面。

  进攻还是防守。

  时间的流逝丝毫没有给七号带来任何轻松感,反而觉得仿佛有无形的重担落在她身上,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型往下滴落。

  “御主,下命令吧。”三日月笑着看向七号。

  为什么到现在还能笑得出来啊?

  在与检非的战斗中索敌失败的后果,明明大家都十分清楚。

  七号能感受得到心脏在颤抖,于是她退缩了。

  用微微沙哑的声音说道,“方阵。”

  牺牲了攻击和机动的坚固的防御型。

  七号低着头,无法面对三日月那能看透内心的透彻的目光。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七号闭上眼睛,双手合起,内心祈祷着。

  可是世上终究不存在神。没有人能听到你内心的呐喊,只有现实的残酷摆在你面前。

  六把高速枪的威力没有人比七号更明白了,而他们的目的也很明确,三日月宗近。

  不论损伤地将三日月宗近摧毁。

  这是历史修正主义者得到的绝对的命令。

  

  仅仅第一轮过去就已经重伤的三日月宗近,似乎预感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将刀收回剑鞘。背对着七号,淡然带着释怀的、特属于三日月的嗓音在空气中扩散,“好好照顾刀剑们。”

  “三日月,可能不能继续陪着御主了。”

  

  七号盯着他的背影,仿佛要将这一幕刻在自己的脑海中。眼角的泪水还来不及滴下,心脏传来一阵刺痛。

  三日月宗近,碎刀。 

——————————————————————————————————————

  傍晚的本丸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一股清幽的美感,七号时常清理的竹林、透彻的湖泊、娇嫩欲滴的花骨朵,无一不体现了主人对这里投入的爱意。

  而现在这片注入了七号无限精力的土地散发着诡异的寂静。

  纸窗上贱上了不知是谁的血迹,

  躺倒在地上失去生机的刀剑们。

  荒芜的本丸只有七号一人粗重的呼吸声在回荡,她身体半靠着墙壁,尽全力奔到锻刀室,原本可爱的刀匠面朝上躺倒在地上,充满怨恨的眼睛让七号不寒而栗。

  她往深处走去,一个个熟悉的脸庞倒在七号的脚边,带着痛苦、仇恨的目光失去了最后一丝生机。

  七号眼中失去了光芒,充满了血丝的眼白却如同干涸的河流分泌不出泪水,只好麻木地前进。

  不该是这样的。

  她现在应该坐在蒲团上,喝着自己亲手泡的茶叶,笑着看短刀们在庭院中互相嬉戏打闹,对鹤丸国永总是恶搞其他刀剑的行为而感到无奈,为一期一振好好保护着他的弟弟们而欣慰……

  看三日月笑着的模样而幸福。

  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尸体,血色弥漫在这不大的本丸。七号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她背靠着木柱,双腿渐渐失去力气慢慢下滑。

  宛若人间地狱。

  七号似乎明白了什么,想来应该是敌人入侵了本丸吧。被极其锋利的刀划破的伤口七号是绝对不会认错的。只是……趁她出阵离开本丸的期间,攻击这里,看来历史修正主义者那边出现了相当大的变革啊。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如果在战前就能预料到的话多好,那么一切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澄清的夜色多么美丽啊。七号剩余的力量已经无法继续思考下去了,眼皮耷拉着,浑身无力的她想着——

  已经结束了吧,全部。

  

  七号再一次醒来是在现实中。

  时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在操作台前忙碌地来回走动,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焦急和不知所措。偶尔有人看到她醒来也根本没有时间顾及到。

   最后是定时来看护的医护人员帮她打开营养仓,让她接触到新鲜的空气。

  昏睡的有些麻木的七号隐隐约约听到了研究人员的对话。

  “七号……又……这是第几次了……”

  “唉,这样下去,这场……什么时候才能……”

  第几次了呢,如今的状况。

  这是一场竞争,七号从一开始就知道。总共有七位参赛者的名为「刀剑乱舞」的任务,通过唤醒寄宿在刀剑上的付丧神退治各个时代的历史修正主义者维护维护时空的平衡。

  某种程度上来说参赛者们的确是被托付了极大的责任,维护时空之类的话也绝非戏言,在如今的时代中,时空被大肆破坏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拥有能力的她们被召集到了这里。

  同时,任务的另一目的是从参赛者中挑选出唯一一位管理刀剑的负责人。

  七号自嘲地笑了笑,第一次进入任务时,她与其余六个人也曾嗤之以鼻,但……事实上,在不知轮回了多少次之后,七号都会爱上那位叫做“三日月宗近”的刀剑。

  而每次……她都会使他死于战场。

  即使三日月宗近死亡之后能再次诞生,但却会失去以往的所有记忆,毕竟他,只是一名付丧神。

  而时空管理局为了避免出现参赛者失控的现象,在七号进入「刀剑乱舞」之前,也都会暂时忘却之前在「刀剑乱舞」中发生的一切。

  只是,当回到现实,大量残余的记忆就会如喷涌的潮水涌入她的脑海。

  因此成为负责人对她来说竟然有了莫大的意义。

  “可以了吗?”温柔的女性弯腰礼貌地问。

  七号点点头说,“恩。”

  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了。

  无止境的轮回。

  什么时候才会停止。

  七号有想起来带着狐狸面具的男人,她笑得苦涩——

  没错,这就是我的「罪」。

  ❀

  “七号又进入「刀剑乱舞」了?”

  戴眼镜的男性点头,“对。但其他参赛者似乎还没有恢复意识的样子。”

  “看来是七号那个时空出了点问题。”说完又顿了顿,“历史修正主义者啊……”

  在所有人都不曾注意到的营养仓里,一双泛着金色的眼睛正在缓缓睁开。

  新一轮的开始。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