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刀剑乱舞」七号[三日月宗近篇](上)

  “爷爷!”

  “哈哈哈哈,怎么了。”

  三日月坐在蒲团上,手上拿着茶杯一副悠闲地笑着问。

  七号也觉得很无奈,三日月的性格由于时间的沉淀变得相当沉稳,不管面临多么突如其来的状况,都十分镇定。这点在他战斗时体现得淋漓尽致——那是只有常年的战斗才能得到的丰富的经验。

  “鹤丸他又在捉弄藤四郎他们了……”

  “哦?一期一振呢。”三日月一挑眉,惊讶地问。

  “被我派去远征了,失策了,早知道就让鹤丸一起去了。”说到这里七号不禁后悔起来,然后便开始向三日月求助,“爷爷,果然还是需要你。”

  三日月自嘲地笑了声,摇摇头说,“我这么一个老爷爷怎么还管的住他们呢。”

  “嘛,别说这种话啊。”说到这里,七号垂下眼帘掩盖住了眼中流露出的感情,“爷爷你总是这样……稍微相信一下自己啊……”

  “御主,没事的。”三日月放下手中的茶杯,眺望着天空,展露出来的脖子的弧度优雅唯美,琉璃色的深蓝眼睛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醉人的光芒,“不管敌人有多么强大,我,三日月宗近,一定会为御主带来胜利的。”

  被三日月的容貌吸引住视线的七号睁大了眼睛,随即皱起了眉头,流露出几丝难以察觉的悲伤,“……是吗。”

  话音落下半晌,无人回应。

  “我早该料到的,这几次的出征检非次数异常增多。这是……大战的前兆。”七号望着三日月的背影,那是值得被远观瞻仰、高贵的身姿,嘴中喃喃道,“又要开始了吗,战争。”

——————————————————————————————————————

  藤四郎们的叫喊响彻在本丸,

  纸窗上贱上了不知是谁的血迹,

  躺倒在地上失去生机的刀剑们,

  无神的眼睛瞪大着,仿佛在凝视着她,责怪她为什么不救他们。

  七号捂住自己的脸,

  但眼泪却从指缝间渗出,

  她无力地任身体下滑到冰冷的地面上,

  已经够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充满恶意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

  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参赛者七号。

  

  “呼……”七号像是缺氧的鱼一般,胡乱挥着手挣扎着从床上坐起。

  脑中浑浑噩噩,只要一思考就能感受到撕裂的疼痛。七号捂住自己的头,果不其然已经出汗了。

  “大概,是做噩梦了吧……”

  究竟是怎样的噩梦呢……

  七号坐在床铺上发呆思考着。

  纸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与室内忽亮忽暗的烛光相互照映着,给七号带来了恍若隔世般的致幻感。

  当七号刚抓住一些头绪时,门口传来“咚咚咚”有规律的敲门声,温柔又不失力度,“是我,御主,发生什么了?”

  是石切丸。

  七号爬起来,靠在门边,回应他,“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噩梦罢了。”

  石切丸:“……”

  就连七号也不敢置信,如此虚弱沙哑的声音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她垂下眼帘,一时也不知该解释些什么。

  出奇的是石切丸并没有深究,仿佛听得到七号内心的不知所措,“御主,继续睡吧,我就在门口。”石切丸低沉的嗓音不知为何给了七号一种安全感。

  迷迷糊糊之间,她又陷入了黑暗中。

  她似乎又回到了征战沙场的日子。

  铺天盖地的黄沙扑向了她的脸颊,

  唯一与这幅情景不相配的就是这把堪比完美的太刀。

  晶莹剔透的光泽,流畅的弧度,无一不在显示着这把刀的高贵。

  天下五剑之一。

  被称为最美的刀,

  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她嘴中默念着这个名字。

  这个改变了她一生的刀剑。

  这个将她带出战场的男人。

  她抬起头看向雾蒙蒙的天空,明明没有太阳,但光线仍刺眼得使她闭上了眼睛。

  疲惫席卷全身,她忍不住用手中的刀支撑自己瘫倒的身体,从胃部传来的呕吐感席卷了全身,带着腐蚀性的胃酸反流到食管,巨大的恐慌使七号的大脑感受到像是要炸开般的胀裂感。

  七号不停的在脑海中描绘着三日月的模样,仿佛这样就能缓解症状一样,

  令七号更加害怕的是原本应该深深刻在心底的深邃的五官,此时开始模糊起来,她不禁跪坐在地面上,双手抱头,口中发出动物般的呜咽声。

  转眼间她又端坐在了本丸中,只有脑海中残留着的疼痛告诉七号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她的幻觉。。

  与平常的本丸不同,这里没有晴天娃娃在廊中随风飘荡,也没有陶瓷制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叮当声。

  荒芜着的本丸,只有单调的木质茶几放在房间中央,上面放着两杯散发着热气的茶杯。

  七号穿着崭新的巫女服,神色平静地等待着,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有人将要来到这里。

  那人会是她重要之人。

  窗外几乎不变的景趣无法告诉七号她到底在这里等待了多久,只有那热气已经散尽的茶水说明了时间还在流动。

  这充满寂静的绝望感。

  奇妙的是,七号丝毫感受不到由于长期跪坐而导致血液无法流通的麻木感,她隐隐约约抓住了一丝线索。

  正当她顺着这根细微的线索摸索着的时候,轻微的木板吱吖声响起,在这片空间里显得十分突兀。

  有人在靠近。

  七号突然紧绷起身体,双手攥着大腿上的衣服,手指泛起了病态的白色。

  一步一步极为规律的脚步声,对七号来说简直就像是催命的符咒。

  要赶快逃走。

  要赶快逃走。

  要赶快逃走。

  七号的脑海中充斥着这样怯懦的念头。

  不逃走的话,

  不逃走的话……

  明明是重要的人啊!

  “对啊,明明是重要的人。”

  原本关闭着的拉门被缓缓拉开,摩擦声在这寂静的空间无限拉长,来人的影子被月光照映在七号身上。

  七号僵硬的转过头,却在见到那个人的瞬间,瞳孔不禁放大。

  “那么,你重要的人,到底是谁呢。”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出现在视野中的,是个带着狐狸面具的男人。

  “三日月……宗近……?”

  七号根本看不到面具下的表情,但本能的觉得——

  他在笑。

  剑鞘与剑摩擦发出的声音,“三日月宗近”拔出挂在腰间的佩刀,然后将刀尖指向了七号,“赎罪吧,这是属于你的‘恶’。”

  她的“恶”?

  不,不对,她没有任何错,错的明明是……

  “要逃避吗,对于这个事实。”他略带笑意的说,但配合着话中的内容,却是淡淡的讽刺,“这是第几次了呢,——————”

  嘈杂的信号声入侵着七号的大脑,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压制得无法抬起腰来。

  

  好可怕。

  

  谁能来救救她。

  没有人会来救她。

——————————————————————————————————————

  不出七号所料,果然战争降临了。

  这一次的攻击显得比以往更加来势汹汹,几乎每一波敌队都有一把高速枪,拜历史修正主义者所赐,她的刀剑们都感到异常疲惫。

  不过还好,在轮流出战的情况下,虽每把刀剑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伤,但却极少有特别严重的,这让七号在这严峻的局势中感到了一丝安慰。

  因为有预感大战的来临,所以七号的准备做的充分了许多,就算是面对这样强劲的敌人,底气也足了不少。

  在有空闲的时候,七号探究起这次攻击的原因。

  是历史修正主义者那边出了什么状况吗?还是时空管理局这边有问题?

  十几个可能的情况浮现在脑海中又一个个被推翻,不知过了多久,七号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心想还是好好解决面前的事吧。

  杂乱的事情太多,连她都有些下不了手。

  暗自叹了一口气,七号拿起桌上微微发凉的茶杯。

  那眼熟的茶杯似乎唤起了深埋在七号脑海中那丝记忆。

  

  一阵疼痛突然闪过七号大脑中央。

  男女声交错在一起发出的哀嚎,金属之间相互碰撞造成的脆鸣。

  似曾相识的场景一幕一幕闪过七号脑海,伴随而来的是更加清晰的痛楚。

  茶杯因手臂的麻木无力而摔落在木质茶几上,带着狐狸面具的男人又出现在七号眼前。

  你到底是谁。

  他象征性地摇了摇头,身体慢慢虚化起来。

  ——自己去寻找吧。

  消失在了七号面前的男人只留下意味深长的话语。

  已经微凉的茶水透过七号的衣服触碰到皮肤带来些许凉意,七号猛地惊醒,映入眼帘的是一如既往温馨熟悉的本丸,七号僵硬地正坐在原地,扑通扑通狂跳着的心脏使七号眼前一阵发黑。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七号盯着被水浸湿的那块污渍,难以想象到现在才过了几秒的时间。

  轻微的木板吱吖声响起。

  七号紧绷起身体,脑海中又浮现出几天前做的梦境。

  现在呢?

  与那时完全一模一样的场景,现在她到底在现实中还是在梦境中。

  被完全混淆了的七号将近绝望的听着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又是他吗?那个男人。

  七号紧紧地闭上眼睛,等待着来人。

  停下了。

  七号屏住呼吸,试图把大脑放空。

  “……御主?”

  恩?

  七号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着声音的原主人是谁,等待意识回归到身体,已经过去好一些时间了,她转头看向一脸疑惑的三日月宗近,“爷……爷?”

  “御主,发生什么了?”三日月皱着眉头看着满头大汗的七号。

  不知为何,三日月的身边像是有着能够安抚别人的特殊气味一般,只要在他的身边,一切烦恼都会随风而去。

  潜意识不想让他担心,七号随口说,“没事。”

  苍白裂开的嘴唇,勉强的笑容和毫无血色的脸庞,就算三日月再怎么脱线也无法忽视七号现在的状况,他担忧地问,“真的……没事?”

  “如果遇到问题的话,千万不要自己一个人……”

  话音未断。

  

  “我不是都说了我没事吗!”

  七号拍着桌子发出“砰”的巨响,站起身来,低着头失控般大喊。

  三日月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正准备继续说下去的嘴微微张开,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

  自从七号成为本丸的主人以来,都是以温柔和善的形象出现在她的刀剑们前。她是他们的御主,七号认为自己有责任、有义务带领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成为他们的榜样。

  坚韧、勇往直前、善解人意、乐于助人……一切好的品质她都希望能在刀剑们身上体现出来。

  被这几天的噩梦所困扰的七号,神经时刻都处于绷紧的状态,她不想她现在的状态被刀剑们发现——任何一把。

  七号不想在刀剑们心中留下他们的御主是个“意志软弱的人”这种印象。

  所以这一刻放纵自己压抑着的感情的流露是七号没有想到的,她用手遮住脸,连忙解释,“不,爷爷,我……”

  七号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明明内心想要表达的已经要溢出来了。

  眼睛开始变得酸胀起来,热热的液体充斥着眼眶,七号更慌乱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脸部,不露出一丝缝隙,苦涩的喉咙吐不出一个字。

  三日月向前拥抱住比他整整矮上一个头的审神者。

  下巴正好能顶住七号的头顶,有力的臂膀带着无法抵抗的力量将她禁锢在他的怀中。

  咏叹调般的语调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没关系。”

  “我会一直在御主身边。”

  所以安心吧,三日月半闭着眼睛,已经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了。

  已经受够了无力。

  

  专属于三日月的味道。

  七号同样伸手环抱住三日月精壮的腰部,将自己与他贴得更加紧密。

  她想,可能真的是太累了。

  所以当有人来让她依靠的时候,自己才会像这样毫无抵抗力。

  要推开吗?

  不,她贪恋着这一刻。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