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下)

  “早上好。”

  一进入教室的狛枝凪斗就听到七海淡淡的声音从她的位置上传来。

  原来自己不是来的最早的吗。狛枝凪斗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向她打招呼,“早上好,七海桑,今天来的很早嘛。”

  “恩,因为跟朋友约好了。”七海千秋点点头,手指在游戏机上不停动着,游戏应该正进行的激烈,但她的脸上却鲜少有表情流露出来。

  狛枝凪斗将包放到自己的位置上,稍微有些吃惊,“诶,七海桑交了新的朋友?是什么样的家伙?”

  手指顿了顿,七海千秋在脑海中组织着语言,“是个好人,叫日向创。”

  “……”

  沉默了一会,狛枝凪斗喃喃道,“是吗,日向……创……啊。”随后笑得眼睛都弯起来,“确实是个好人。”

  说起来多久没见到他了呢。

  一年?差不多吧。

  当初为了让还是“神座出流”的他恢复记忆,狛枝凪斗拜托了未来机关,并让神座出流进入“新世界程序”,利用康复训练用的假象空间,把他在成为实验体之前得记忆找回来。

  当然这件事情研究院并不知情,神座出流的能力太过强大,不仅分毫不伤的离开囚禁了他长达两个月之久的地方,还十分完美地隐藏住了自己的踪迹。

  狛枝凪斗见证了一切,心中感叹不愧是拥有所有“超高校级”才能的希望,对日向创的诞生更加热切。

  神座出流进入“新世界程序”的那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狛枝凪斗并不知情,只知道恢复了记忆的日向创在他从程序中醒来的那一天突然消失了。

  没错,突然消失。

  在发现这件事情之后,狛枝凪斗先想到的不是接下来该如何去寻找日向创,因为他相信凭借自己那“幸运”的才能总能找到他的。相比起来,更重要的是他离开的原因,不搞清这个的话不论找回他几次都没有作用。

  啊……稍微有点麻烦啊,少男的心思都这么细腻的吗?狛枝凪斗躺在树荫下,双手枕在脑后,享受着微风吹拂在皮肤上的悠闲感,心中思考着这样的问题,不过一会儿就释怀了。嘛,等见到他了之后直接问不就好了。

  当时的想法让现在的狛枝凪斗想想,让人忍笑不俊。看得出来日向创是个十分有耐性的人,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整整一年,了无音信。

  而现在又出现了吗……

  狛枝凪斗趴在桌上,眼睛半阖,他有预感——

  今天将是幸运的一天。

  学生们陆陆续续进入教室,教师也开始了授课。学生们毫无认真听课的准备,拍打键盘的声音、翻动书页的声音和轻微的呼噜声在不到五十平方的空间里回荡。而老师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估摸是习惯了这种现象,自顾自地在黑板上写板书。

  这个班级的学生都是些拥有“才能”的家伙啊。

—————————————————————————————————————— 

  下课铃一响,七海千秋背上书包径直走向教室门口。

  原本应该很顺利离开的,却被出人意料的人叫住了,她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

  “啊,抱歉抱歉,七海桑走得这么急,是要去找新交的朋友,日向创……吗?”

  七海千秋向后退了一步,微微点头,“有什么……事吗?”

  “嘛,不用这么警惕我也行啦。”狛枝凪斗苦笑着,“实际上,我是要找日向君。”

  “?”

  “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吗。”狛枝凪斗靠近七海,并排跟她走在一起,随意地问。

  七海千秋重新低头玩起游戏,如实地开口,“最初是看到日向君站在庭院里,然后跟他聊了几句,发现他对游戏很有造诣。”

  “是吗是吗。”狛枝凪斗笑了几声。

  “我,很高兴,有能够讨论游戏的对象。”来到庭院中,中央的喷泉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七海千秋放下手中的游戏,继续说,“因为……游戏要大家一起玩才有趣。”

  站在喷泉旁边的背影听到七海千秋的话,缓缓转过身。

  狛枝凪斗挥挥手,“又见到了呢,日向君。”

  ❀

  遇到你是绝望的开始

  因此爱上你就是幸运的结局。

  

  这么一想,我,果然是个幸运的人啊。

  后记

  “话说回来。”狛枝凪斗问坐在长椅上看书的日向创,“消失一年是去剪头发,顺便换了个美瞳吗。”

  日向创:“……”
——————Fin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