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中)

  踏着十分欢快的脚步,却没有沿着原来的路线回到本科楼,反而拐了个弯朝研究院一号楼走去。

  希望之峰学院虽然只是一所高中,但却拥有独立的科研教育系统、顶尖的技术设备配置和已经相当成熟的研究大楼。

  似乎是从一年前开始,研究院禁止别人进入,明明在那之前这片区域是提供有能力的学生进行实验用的——只要事先提交申请。

  这样突如其来的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学生们的不满,更何况能进入希望之峰学院的学生都拥有超人一等的才能。

  向上提议毫无回应,学院似乎是打定了主意,时间一长,这件事就被淡忘在脑后了。

  研究院一号楼是存放资料的地方,通过玻璃感应门,走廊两边放着装饰用的盆栽,在这略显荒凉的地方也算是点缀上了一点绿色。

  一样的电梯,不同的目的地,电梯按钮从一到九依次排列着。狛枝凪斗却看都不看一眼,在电梯里面轻轻用指关节敲了两下侧壁。

  在将近人腰部的高度一块十厘米左右的正方形向下凹陷,同时从中间分开向左右移动,凹陷处出现了标志着“B1”“B2”字样的方形按钮。

  指尖在按下“B2”之后,墙壁自动恢复成了原来光滑的模样,如果不是熟悉的话,应该没有人会想到在这种地方还隐藏着通往地下的入口。

  电梯稳稳地降落着,站在里面的人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震动和不适感。

  狛枝凪斗对这里毫不陌生,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父母都曾经是在这里工作的研究员。

  为什么说是曾经?那当然是因为他的父母早在他入读希望之峰学院之前就遇到事故死亡了。

  出生开始就从父母那边听说了,被称为希望之峰学院最伟大的改造计划——“希望育成计划”。这是“希望”这个概念第一次被狛枝凪斗认知,并且如同一颗种子般悄悄地播种到了他的内心。

  “希望”到底是什么?

  年幼的狛枝凪斗曾绞尽脑汁的想过这样的问题。

  于是他顶着“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个对他来说相当嘲讽的外号进入了希望之峰学院,之所以被同学取了这样的外号,实际上是因为事故的肇事者赔偿了他父母唯一的亲人,也就是他——狛枝凪斗一笔十分可观的费用。

  要狛枝凪斗说,他觉得自己确实是一个幸运的人。

  

  是个幸运的人。

  ——却不是件幸运的事。

  

  “希望育成计划”的最大支持者同时也是希望之峰学院学院长的天愿和夫是狛枝凪斗父母在校期间的老师,他在狛枝凪斗入学的时候就注意了这个狂热地追求希望的孩子。

  从狛枝凪斗的眼中能看到对“绝对的希望”这一存在的异常执着。

  他将年仅十六岁的狛枝凪斗带到了计划的核心。

  在浸泡着人体的巨大容器前,天愿和夫慈祥地看着面前白发的少年。

  “想要见证,一定能将无论怎样的绝望都能战胜超越的希望吗?”

  当时还懵懂的狛枝凪斗歪着头,仿佛在思考这话的含义,随后毫不犹豫地回答。

  “想!”
 ————————————————————————————

  “哟,学院长你找我?”狛枝凪斗挥着手向正观察着巨大屏幕的天愿和夫打招呼。屏幕上跳动着复杂的数字和图像,几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人坐在操作台前。

  天愿和夫拄着拐杖,转过身,满是褶子的脸上挤出一道笑容,对狛枝凪斗表示欢迎,“啊,狛枝来了。”

  “学院长很少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没错,就算知道了“希望育成计划”,狛枝凪斗也根本无法参与到其中,毕竟这是个相当高端的计划,需要上百名——或许还不止的专业研究员参与,仅仅只有“幸运”的才能,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很有自知之明的狛枝凪斗只是一直在期待着这项计划的成果罢了。

  “虽然现在跟你说似有些晚了,但是……”天愿和夫看起来还是有点犹豫,连底气也很不足,“已经完成了。”

  话音刚落,狛枝凪斗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天愿和夫说的很模糊,但狛枝凪斗却能很清楚地理解他的意思。

  “希望育成计划” 已经完成了。

  那么希望也会到来了吗。

  他梦寐以求的希望。

  狛枝凪斗抑制不住那快要沸腾起来的血液和波不急待的心情,简直无法相信他等待了这么久的希望将要终于出现了。

  由于激动而微微发颤的声带此时不受控制了一般,说出的话带着不加掩饰的兴奋,嘴角向上弯起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所期待的希望……”

  天愿和夫打断了他语速越来越快的话,严肃地直视着狛枝凪斗的眼睛,毫不留情地将事实说出口,“不,我们的计划的确是完成了,但结果似乎……并不如我们预料的那样。”

  狛枝凪斗愣了一下,调整好心态后皱起眉头,嘴角不自觉抿得紧紧的,“不如……预料的那样?”

  天愿和夫虽然并不想承认,但依旧整理了一下语言,把计划的内容告诉了他。

  

  “所谓‘希望育成计划’就是通过直接干涉大脑的手术,使实验体拥有全部的‘超高校级’才能。我们的研究进行的十分成功,但却忽略了一点——对实验体本身性格的塑造。”

  “计划开始之际,我们一直在做理论上的研究,直到一年前……有一位自愿成为实验体的学生。”

  “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十分符合实验标准,几乎就是我们梦想中的实验体。”

  “两个月前试验完成。”    

  “毫无疑问实验体拥有所有‘超高校级’的才能,但……那也仅限于才能。”

  “由于失去了手术前的所有记忆,他能够准确分析情绪变化的原因、原理、后果,但却无法真正理解感受到那些情感。”

  “一个没有感情的超人……”

  “是无法成为‘超高校级的希望’的。”

  

  天愿和夫叹息着,“为了纪念第一位实验体,我们借用了希望之峰学院第一任学院长的名字。”

  ——神座出流。
  ————————————————————————————

  狛枝凪斗在焦虑着什么。神座出流难得注意到这个常常光临这里的不速之客。

  从进门开始向着自己的目光令人难以忽视,直白的、露骨的、充满探究意味的。欲言又止的表情和坐立不安的行为。

  为什么?

  从以前的表现来看,狛枝凪斗并不是那种意志容易动摇的人。特地在他面前露出这幅模样,是因为焦虑的内容与自己有关?

  他的身份?过去?丢失的记忆?

  随意一想就有好几个可能的选项出现在脑海,而无论哪个都无法用乐观的态度对待。神座出流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继续等下去了,沉默只能是浪费两人的时间。

  于是他开口了。

  “你知道我是谁。”

  话音刚落,两人之间原本僵持着的气氛弥漫起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突然狛枝凪斗笑了,一如既往的无奈,用手抓了抓后脑勺,“啊……我还真是不幸啊。明明希望已经离我这么近了,却始终没有察觉到”

  在听完天愿和夫的那番话之后,简单来说——狛枝凪斗的内心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在那之前他的信仰是“绝对的希望”,那么现在他的信仰则变成了一个人——

  “神座出流”。

  原本就已经扭曲的价值观在此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爱着希望,更爱着代表着希望的他。

  既然因为失去记忆而无法变成“超高校级的希望”,那么就由他来创造一个全新的希望、一个全新的神座出流。

  “神座出流”将不仅是被众人所认知的希望,而会变成只属于狛枝凪斗一个人的希望。

  只属于他的希望。

  狛枝凪斗嘴中喃喃念着这几个字,饱含幸福的满足感升到心口带来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这样一想……

  “不,我,其实是个相当幸运的人啊。”说着狛枝凪斗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必连天愿和夫都想不到狛枝凪斗的想法有多么的疯狂。因为他预料不到“希望育成计划”对狛枝凪斗来说到底多么重要。

  用夸张点的话来形容,计划的成功——即希望的诞生,已经成为了他生存的动力,原先的希望被打破相当于绝望的来临,因此狛枝凪斗才会迫切地想要找到另一个能够取代“希望”的存在。

  而现在他找到了……

  被希望之峰一度舍弃的“希望”,神座出流。
  被狛枝凪斗再次拾起的“希望”,日向创。

  重新扬起笑容,狛枝凪斗伸出手。

  “离开这里吧,日向君。”

——————tbc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