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弹丸论破」爱着名为希望的绝望(上)

  狛枝凪斗最近很开心,他在研究院的侧楼顶层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个好朋友。说来奇怪,偌大的白色空间中,只有一间没有门,而竖着相当规律的栏杆的房间,仅能供一只手臂能穿过的间隙杜绝了所有人进出的可能性。

  对本科楼的所有学生都再三叮嘱过的是:研究院周边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当有人问他为什么只有他是特别的时候,狛枝凪斗常常用笑容掩饰了一切。

  “嘛,大概是我比较幸运吧。”

  对于常常偷偷溜进研究院,观赏那平常所见不到风景的狛枝凪斗来说,没什么能比得上有一个能分享心情的好朋友了。

  虽说是分享心情,不过大多数时间只是他的自言自语罢了。狛枝凪斗偶尔会坐在教室中苦恼地想着这样的问题。

  见到的一切,感受到的一切。

  不论是在空中集结成大群飞行的丝光椋鸟,两旁种植着的茂盛的绿篱,洋洋洒洒透过树叶映射到地面上的斑驳树影,还是伫立在庭院中央的欧式雕塑喷洒着的泉水反射出的那绚烂光芒。

  漫步在这如梦如幻的景色中,只要脑海中想着那个人,不管多少次狛枝凪斗都无法抑制住那上翘的嘴角。

  想让他看到,想让他体验到。

  充满希望的未来。

  ————————————————————————————————

  在落日的余晖中再一次熟练地按下电梯按钮,⑨,同时也是最高层。

  狛枝凪斗哼着奇奇怪怪的调子,微微摇摆着头,翘起的发梢也像火焰一样摇曳起来。

  在“叮”的一声,电梯到达目的地之后,被校服紧紧裹着而显得更加修长的腿跨出。正装皮鞋的皮质鞋底与白色瓷砖地板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回荡在封闭的空间中。

  栏杆对面靠墙坐着的男人感受到了来人的气息,微微抬头。

  “我来看你了哦。”狛枝凪斗笑着向他招手,“神座君。”

  磁性却带着温柔的声音像是狛枝凪斗这个人一般,缱绻迤逦让人无法不沉沦其中。

  可惜的是此刻面对的是个浑身环绕着冰冷气息的男人(笑),身穿黑色西装,佩戴黑色领带与白得快与墙壁融为一体的衬衫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长得垂到地上的黑发毫无约束地披在身后,有一种让人难以言喻的气质。

  神座出流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连坐的姿势也毫无变化。这无趣的反应却丝毫没有消灭狛枝凪斗一丝一毫的热情,他走近神座出流,几乎将自己的身体镶进栏杆的缝隙中,又朝他挥了挥手,结果自然也是没得到任何回应。

  “神座君真是老样子呢。”狛枝凪斗微微苦笑了一下,也不执着于神座出流的反应,随即向他倾诉起来,“今天是个好天气哦,感觉是个充满希望的日子呢。”

  “对了对了,前两天新转来了一个新生哦,我记得……名字叫苗木诚……来着?”狛枝凪斗用手抓了抓后脑勺,皱着眉头笑着说,“抱歉抱歉,最近的记忆力实在是不好。”

  不过对此也没有犹豫多久——或者说直接忽略了这点。

  “新来的学弟苗木君相当……恩……怎么说呢,该说真不愧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吗。”

  “啊~那种能将即使是身处地狱中的人也能感染的力量……”

  话说到一半蓦地停下,狛枝凪斗张大眼睛盯着神座出流,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吃惊地说着,“啊,难道说神座君对‘超高校级的希望’有兴趣?那可真是难得啊。”

  而对苗木诚的描述却非他的名字“苗木诚”,取而代之的是“超高校级的希望”,像是确定神座出流对这个人本身不会在意,将说话内容的重点放在他的“才能”上。

  理所当然的将神座出流当成自己的友人,并将自己的意志加在对方身上,而自身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微妙的有种自我意识过剩的感觉。

  要他的同学用中肯的话评价一下他,想必是妄自菲薄,宛如自虐式的谦卑态度让人有些吃不消。但意外地相处起来十分轻松,学生们将一切归结于毕竟他本身就是一个从容开朗的人。

  神座出流对他的态度用两个字形容最为贴切,冷淡。

  不如说根本就没有在意过狛枝凪斗这个人的存在。

  狛枝凪斗用手捂着嘴,几丝笑声从指缝间泄露,“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神座君……也是希望厨吗。”

  神座出流:“……”

  “我可是从内心深处追求着希望啊。”狛枝凪斗展开双臂,微仰起头,眼神中是对期望的向往。

  神座出流骨节分明的手指颤动了一下,清澈冷冽的声音没有带上任何感情。

  “你真的明白你所追求的是什么吗。

  狛枝凪斗低着头咧开嘴笑着,刘海制造出的阴影掩盖住了他的眼神,两人同时缓缓开口。

  “那是——”

  “名为希望的绝望。”

  “名为绝望的希望。”

  ————————————————————————————————

  神座出流在这里待的时间,根据他的计算应该不下两个月了,从他有记忆开始,眼睛所接触的就是这片白色。

  充满绝望的白色。

  他有将近几十种方法从这里出去,但最终却一种都没采用。因为他想不到出去之后该做些什么,闭上眼睛,脑海中充满了这个世界的知识——空洞的、苍白的知识。

  不论是开心的、悲伤的、痛苦的,任何能勾起他感情的记忆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待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

  神座出流一开始就这样想着。

  异变出现在第六十三天。

   从神座出流到这里为止从没发出过动静的电梯,在这一天发出了吱呀的声响。

  在寂静的空间中,这微弱的声音像是扔入平静湖面的一颗石子,使整个湖面泛起了波浪。

  电梯门缓缓向两边打开,来者渐渐露出他的模样。

  棕色学生校服,皮鞋,背心,衬衫,一头白色无视重力向上翘起的头发。这是第一次映入神座出流眼中狛枝凪斗的形象。

  最重要的是,他在白发少年胸前的校徽上看到了“希望之峰学院”的字样。

  不知为何,明明应该毫无记忆的名字,但只要心中默念着它,就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涌上来。

  白发少年好奇地打量着四周,圆圆的眼睛灵活地观察着,倒是有一丝纯真活泼的感觉。在摸索了周边发现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之后,白发少年终于将视线转向神座出流。

  “那个……你是住在这里的人吗?”小心翼翼的声音带着少年的稚嫩,等了一会儿,发现神座出流并不打算回答他,毫不气馁继续问道,“我叫狛枝凪斗,你呢?”

  神座出流不知道这个叫狛枝凪斗的学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就现在的状况来看,他的到来也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他在沉默地思考着,狛枝凪斗也一直微笑着等待他,似乎坚信着对面的长发男子一定会将他的名字告诉自己一般。

  极其沉闷的几分钟。

  “神座出流。”

  如同从远方传来的声音,缥缈虚幻。

  “神座出流……”狛枝凪斗重复了一边他的名字,依稀想起来什么,“那不是……”顿了顿,展颜一笑,“真是好名字。”

  为了缓解两人之间尴尬的氛围,狛枝凪斗决定由自己开始话题。

  “那,神座君为什么会待在这种地方呢?”狛枝凪斗提出自己的猜想,“这么偏僻的地方,下面还有大量人员把手。难道说……神座君是什么相当重要的人物吗。”

  不过立马摇了摇头,将其推翻,“不,在研究院里面……那么就是……实验体?”

  实验体。神座出流绷紧了身子,浑身散发出危险的味道。他也曾经猜测过自己的身份,这个可能性占到的比例相当高。

  见形势不妙的狛枝凪斗连忙摆摆手,尴尬的笑着试图缓解神座出流的情绪,“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啦。”

  发现还是有黑气从神座出流身后冒出,狛枝凪斗垂下肩膀,低着头,一副丧气的样子,“啊……我还真是不幸啊,就算随便交流都会触碰到神座君的禁区。”

  神座出流皱着眉头,觉得在狛枝凪斗身上有种违和感。

  从对方真诚的笑容中根本无法看出来,反而让人觉得他外表和内心一样毫不做作,那么这诡异的违和感究竟从何而来。

  “啊,难道说神座君在观察我吗?”狛枝凪斗指着自己歪着头问。

  还是个极其敏锐的家伙。

  “不用啦,我是绝对不会欺骗神座君的。”皱着眉头想了想,狛枝凪斗觉得自己这样说还是不太正确,“与其说不会欺骗神座君,不如说我对所有人都不会撒谎哦。”

  不,这根本已经不是违和感的问题了。

  这个叫做狛枝凪斗的人,恐怕已经坏掉了。

  神座出流闭上眼睛,耳边传来对方的话。

  “神座君,知道什么是‘希望’吗?”

——————TBC

 
评论(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