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野良神/夜斗bg」臆病者(二)

#拆cp

#原创女主

  谷本真希遭遇到她此生以来最大的冲击。


  她连语言都无法发出,只好睁大眼睛,将眼前不可思议的现象尽数记录到脑海中。


  虽说脑细胞根本不能好好的运转,但她依旧想要理解面前发生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都市传闻?


  谷本真希对此怀疑地下了一个结论。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嘛~~”


  面前这个自称是神明,叫做夜斗的家伙谄媚地搓着双手,浑身扭动起来,用诡异的腔调说道。


  谷本真希微张着嘴巴,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儿,一时间竟然无法顺利地做出反应,这对她来说绝对算得上百年难得一遇,对大多数正常人类也是如此。


  过了很久,直到谷本真希觉得自己能够确定自己并非在做梦而是在现实中之后,她才开口说话,“那个,夜斗桑是……超能力者?”


  “怎么会呢~~我可是堂堂正正一枚标准的神明~~”


  “神……”


  比这个世界上存在超能力者更让人难以相信。但是谷本真希又不得不承认刚才青年的确在不知道她家住址的情况下凭空出现了。


  “什么都能拜托夜斗做吗?”谷本真希笑吟吟地问道。


  夜斗似乎认真起来了,收起搞笑的动作和眼神,笔直站立着观察谷本真希,“……”


  谷本真希大大方方的任由夜斗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坦荡率真的眼神很难让人觉得她会有恶意的想法。


  夜斗没从她身上看出来什么,于是恢复了原来跳脱的模样,“当然了~但是香油钱是必不可少的!”


  说着,夜斗拉开运动服拉链从怀中掏出一个巨大的瓶子,里面装满了零零碎碎的五元零钱,他手一动就传来一阵哗啦哗啦的碰撞声。


  他一脸陶醉地贴在瓶子表面蹭啊蹭,“这可是我的宝物,总有一天会建造出属于我自己的神社的。”


  谷本真希看他的样子的确不像骗人,毕竟谁会想出这么异想天开又中二值满点的理由。


  再者日本八百万神明,虽说并非真的有八百万,但也的确说明了神明数量之多,有默默无闻的神明来到凡间赚取人类的信仰也是件能够理解的事情,毕竟就算是神明,相互之间的竞争力也不小啊,正如同这个社会一样。


  “那一定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吧……”谷本真希半阖着眼睛,叹息般感慨道。


  夜斗一愣,眼中居然闪起了泪花,谷本真希怎么都想不通自己的话哪里戳到了他,只好笨拙地站起身来安慰:“欸……那个……夜斗桑,没关系啦。”


  见自己的安慰完全没起到效果的谷本真希沮丧地塌下肩膀,纤细的手指轻轻按揉了一下额头,大晚上有个男性在你家哭起来怎么看都不妙吧。


  “啊,对了。”谷本真希想起来,“夜斗桑,有要委托你的事!”


  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真挚地说道,夜斗转过他的头,用红红的眼睛看着她,歪了歪头,意思是:什么委托?


  谷本真希从钱包里掏出五元放在手心朝夜斗送了过去,眼睛不敢直视着他,脸上染着薄薄的粉红色,柔声说道,“希望夜斗桑能高兴起来……”


  夜斗愣住,眼睛里的波光更加汹涌起来,看起去像是被极度感动到了,连说话的嗓音都哽噎起来,“你的、委托……”他吸了吸鼻子,“唔……我接受了!”


  谷本真希:“……”


  怎么办,居然觉得这个充满小孩子气的人有点可爱!谷本真希在内心捂住嘴想道。


  夜斗收走五元,小心翼翼的投进玻璃瓶,然后不知从哪儿掏出一块纸巾把眼泪擦干净,双手撑在腰间,鼓舞着气势得出一个自认为正确的事实,“你还真是个好人啊!”


  阿拉,她这算是被发好人卡了吗?


  见夜斗恢复撑成原来的模样,谷本真希就放下心来重新坐回沙发上,手中捧起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杯,“那夜斗愿意再为我这个‘好人’接受一个委托吗?”


  夜斗摇晃着脑袋,两臂抱胸,笃定地说道,“如果有什么我能到忙的就尽管说!毕竟我现在很高兴嘛!”


  “那就麻烦夜斗陪我看一会儿电视吧,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啊……”


  夜斗一挑眉,露出“原来如此”的眼神,“恩恩,确实一个女生半夜一个人在家里会觉得害怕呢……我能理解!”


  虽然她根本就没觉得害怕,不过既然夜斗这么一厢情愿地认为了的话,那就让他这么想吧……


  “既然要一起看电视,那就坐过来吧,站着也很累的吧?”谷本真希用手拍了拍旁边的皮质沙发,对夜斗提议道。


  夜斗摸着下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顺着谷本真希的话,坐到了她的身边。他还是觉得谷本真希不属于“恶”,无论是从她的言行还是缠绕在她身边的气息,无一例外都说明了谷本真希是个干净到纯粹地步的人类。


  “你是个好人……同时你也是个很奇怪的人诶……”紧靠着谷本真希坐着的夜斗说出了他的疑惑,“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会平白无故关心起陌生人的人类……而且还对我这么好……”


  谷本真希看着夜斗有点羞赫的表情,微抿了一口咖啡,有点惊讶,“对夜斗来说,这已经能被归纳到‘好’里面了吗,明明是个神明?”


  “是啊!那又怎么样!”夜斗开始自暴自弃起来。


  谷本真希笑了,信誓旦旦地说道,“哈哈哈……但是没关系,我可是会一直对夜斗好的!”


  “……果然,你很奇怪啊。”


  谷本真希翘起扯开话题的笑容,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对着电视摁了几下,问道:“夜斗有什么喜欢看的电视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斗真的很容易哄,他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到电视节目中去了。专注着看电视的夜斗根本没有发现,虽然谷本真希貌似与他兴趣相投地有一句没一句搭着话,实际上眼中流露出的却满是倦怠。


  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的综艺节目,夸张怪异的动作与对话,原来夜斗喜欢的就是这种东西啊……


  ——原来神明也不过就是以人类的七情六欲为基础而存在着的生物……吗?


  不明缘由地,谷本真希居然觉得有点失望。


  一切都跟她想象中的不同的挫败感席卷了她整个人,顿时引出了被她好好压下的疲倦,谷本真希的眼皮一搭一搭的,最后终于忍不住完全合起来。


  夜斗看着正起劲,肩膀上突然压上了重物,他低头看,首先是鼻尖先嗅到了一股好闻的香味,接着他才看到谷本真希的脑袋靠着他睡着了。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红润的嘴唇紧抿着,似乎睡得并不安稳。


  夜斗想要叫醒她,但伸出去的手又不自觉地收回。如果只是当个人肉靠枕的话,一个晚上也并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他这么想道。


  就当做刚才她对自己关系的回礼好了……


  ~野良神~


  谷本真希又一如既往地梦到了如今只能在梦中才能遇到的人,她的父母、她的男友,已经逝去的亲情和从未真正到来过的爱情。


  她曾经如痴如醉地追求过来自父母的爱,但最后失败了。她现在不顾一切地追求来自其他人的爱,可至今为止从未成功。


  相反,谷本真希觉得她头顶已经快要变成无边无际的青青草原,绿得能滴出水来了。


  她的身上似乎被下了某个不知名的诅咒一样,任何一个与她交往的男人,不管之前表现得多么忠贞,没过几天就会移心别恋。以谷本真希敏锐的观察能力,总是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异常之处。


  至此,谷本真希将一切归结为——“她没有资格拥有真爱。”


  这一句话反复出现在大脑,使得脑部胀痛的感觉一波一波传来,谷本真希下意识地想要按摩太阳穴,却没有感受到手臂的存在。


  唔……感觉身体好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她身上……


  谷本真希挣扎着睁开眼,窗外刺眼的阳光刺激得她眼泪止不住溢出,不过拜此所赐,她有足够的光线看清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颗深紫色毛茸茸的头正埋在她的脖颈处,然后脖子向下的地方全被这颗头的主人紧实地压住了。谷本真希甚至不能相信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能够睡着,而没有因为窒息中途离开人世。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谷本真希推开夜斗,自己半坐起来,狭小的沙发上居然交叠着睡了两个人还没翻下来,简直不可思议。她戳了戳熟睡着还发出轻微鼾声的夜斗,用沙哑地声音说道,“喂……”


  夜斗看起来倒是睡得很舒服,毕竟她才是垫底的那一个嘛,“唔……不,不要了,喝不下了……”


  谷本真希:“……”不仅睡得舒服,做的梦似乎也很不错,跟她完全是两个极端。


  “……夜斗,昨天的五元还没有给你呢。”


  夜斗猛地睁开眼,“什么!五元!在哪里?!”他一个骨碌从谷本真希身上翻滚起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环顾着四周。


  谷本真希摇摇头,要是再跟夜斗多待一会儿,她可就真的受不住了,实在是太累人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