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子collection

只有深渊漆黑般的绝望才能孕育出炫目的希望
驻扎晋江(剧情向)
喜欢文风的可以在关注一下作者!!

「野良神/夜斗bg」臆病者(一)

#拆cp

#原创女主


  诸君,人类是什么?


  人类不过是一群穿着衣服的猪,只会屈服于力量的猪。


  这就是世界的真理。


  ///


  “但是,我却不这么认为。”谷本真希歪着头举手发言道。


  语文老师正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分析着试卷的题目,被人打断的感受并不好受,他皱着眉头把书本放下,却依旧装作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问道:“那谷本同学有什么别的看法吗?”


  “‘今晚的月亮真美’,我觉得后世夏目漱石用来翻译英语iloveyou时,脑海里一定浮现的是《源氏物语》中六条妃子那落寞的容颜,而非答案上面所说的。”


  语文老师的脸色有些铁青,他无法从谷本真希的话中挑出错的地方,却不能忍受自己的学生与标准答案上所给出的内容有出入。


  学校中,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似乎都对它情有独钟,然而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到底有多么巨大,个人阅历、亲身经验、思考方式等种种因素无一例外可以影响对同一句话、同一片文章的理解,又何来“标准答案”这一说法。


  无关于其他人,谷本真希是真真切切这么认为的。


  因为她觉得不公,明明现实中完全没有类似“标准答案”这样能够解决一切问题的方法,为什么在这一块名为“学校”的区域内,却能够摒弃了外界通用的法则而自立一套社会体系。


  如果仅凭谷本真希在上课时的行为来判定她厌恶禁锢了学生想象力的标准答案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她并非是厌恶,相反她比任何人都希望世间存在它。


  在她身边的每一个角落,无时无刻、无处不在,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不需要思考,不需要探究,只要跟从答案所指引的道路。


  ——这样就不会朝三暮四,被乱七八糟的东西诱惑了吧。


  而与谷本真希同班的学生早就已经习惯了她突如其来又毫无逻辑的行为了,不,与其说是习惯,不如说是下意识地屏蔽了。


  毕竟人们对长相漂亮可爱的女生,容忍度都会不自觉地扩大几倍,更何况谷本真希除了本身的相貌外,在学校中的人气也很高,男生中女生中都是如此,如果不想成为众矢之的的话应该不会公然对她表示轻蔑和不满。


  学生们崇拜谷本真希的原因无非两个,始终名列前茅的成绩和和蔼温柔对待每一个人的态度,拜此所赐,谷本真希在这个学期刚开始就登上了学生会会长的座位。


  而只有跟谷本真希来往十分密切的好友们才知道的是——她更换男友的频率堪称恐怖。


  “欸,又来一个啊~~”浅井美知翘着二郎腿,涂满鲜艳色彩的指甲在手机屏幕上来回划着,“maki酱,推上发出来照片的男人是你的新男友?”


  正值放学时间,坐在甜点店里面的谷本真希拿勺子挖冰淇淋的手顿了顿,然后抬起头来笑得十分开朗,“对哦,他叫优人,对我很温柔。”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吧。”坐在谷本真希旁边的山下幸不顾鼓鼓的腮部,口腔里塞满了食物依旧抱怨道,“前男友叫什么来着,苍太?他现在呢?”


  谷本真希一如既往地笑着,似乎没有任何异常一样,“分手了呀。”


  “你们才处了两个礼拜吧?”


  “两个礼拜已经对maki酱来说已经算长了吧!”浅井美知嗤笑了一声,关了手机,撑着头,看向窗户外的街道,“嘛,也算正常吧,因为maki酱长得这么可爱。”


  谷本真希摇摇头,她认为浅井美知永远都不会想知道那个叫苍太的男人现在身处何方,不仅是苍太,更是她之前的每一任对象。


  这正是浅井美知和山下幸觉得不解的地方,照理说,如此多数量的前男友,再怎么样也不能断绝关系断绝到这种程度,仿佛他们从来不曾出现过……但谷本真希做到了。


  “哎呀,先别说这个了嘛,我们来谈谈……”山下幸的话被浅井美知果断地打断了。


  “等等!”浅井美知指着窗外,“maki酱,这不就是你的新男友吗!”


  这家甜品店坐落在大商场旁边,宽大的街道上人流量很多,谷本真希也不知道浅井美知指向哪里,于是扭头趴在窗户上一个一个人脸望过去。


  “哪里哪里?maki酱叫他一起进来坐坐吧!”山下幸兴奋地说。


  浅井美知偷瞄了谷本真希一眼,神色复杂地说,“……不,他身旁好像还跟着另一个女生……”


  其实根本不是跟着一个女生这种轻描淡写的程度。


  谷本真希终于找到了,一男一女亲昵地互相挽着手,脸靠着脸甜蜜地笑着说话,男人正是她的新男友优人,而女人却不是她。


  好在当谷本真希彻底看清之后,他们就转身离开了。


  回到位置的谷本真希将散到胸口的头发撂到耳后,好心情地说,“美知看错了吧,优人的工作可是很忙的,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来逛街呢。”


  浅井美知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唔……真的?应该没错才是啊……”


  “没事情啦,外面人这么多,看错了也很正常啊。”谷本真希若无其事地喝着饮料劝说道,“我可是优人的女友哦,自己男友的脸怎么可能会认错嘛。”


  浅井美知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有可能自己真的看错了,点点头说道,“那就好。”


  谷本真希抬起手一看时间,惊呼道,“哎呀,已经这么晚了,待会儿还有补课呢。”随即收拾好书包,朝自己的朋友挥挥手告别道,“那我们明天再见吧!”


  走出甜品店的谷本真希笑容瞬间褪去,只留下深得见不到底的眼眸,她在电话簿中找到标记有“男友”字样的手机号码,拨通过去。


  等了好一会才被接通,谷本真希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语气中却暖洋洋的正如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如果有人看到这个场景的话一定会觉得既诡异又恐怖,“优人,抱歉,有打扰到你吗?”


  对面犹豫着,只听到嘈杂的声音逐渐褪去,随着脚步声,周围突然安静下来,他这才回道,“怎么会打扰到呢,真希有什么事情吗?”


  “实际上啊……等我补课完已经很晚了,所以想着如果优人君能送送我就好了。”谷本真希吞吞吐吐中充分体现出了她的羞涩,“啊,其实我课上的很快的啦……优人君会来吗?”


  电话对面的男人被小女生对他的依赖感取悦到,心中作为他人男友的责任感膨胀起来,爽朗地笑了两声,“没问题,那小真希就乖乖地等着吧。”


  恩,当然了,她会好好地等着。


  “那么……到时候再见。”谷本真希轻声说道,心底却像沉了一块大石头,令她感到窒息。


  这是第几个?她问着自己。


  谷本真希朝着地铁的方向走去,她的确有补课,每天放学之后的五点到七点,否则只是作为庸才的她该如何得到如此优秀的成绩呢?


  现在还远远没到地铁的高峰时间,车厢中还算空荡。谷本真希刚拿着包坐到座位上,准备看起补课将要上的资料,怀中莫名多了一张手写的名片。


  「DELIVERYGOD


  TEL090-XXXX-##3X


  代表神明:夜斗」


  这是什么?


  谷本真希原本想直接扔掉,但作为拥有良好素质的高中生,在地铁中乱扔垃圾实在不好,于是她把名片放到包里,想着等到下车的车后再扔到垃圾桶里。


  结果却因为时间赶得太匆忙而忘记了,匆匆赶到补课中心已经刚好上课,这时她已经彻底将这事抛到脑后了。


  放课后,优人准时到留下来接她,依旧穿着干净整齐的红色运动服,跟在甜品店中看到的一模一样,谷本真希嘴角扬起一丝笑容,“我好高兴,见到优人君。”


  “我也很高兴,真希。”


  既然高兴的话为什么还要去找除了她以外的女人呢?


  明明她只要跟优人待在一起就会觉得幸福啊。


  就算有所损失,她也会甘之如饴。就算被骗了,她也会接受。


  拜托了,神啊,请不要停止这一切。


  “啊呀,真的已经很晚了,我们还是抄一条近路吧。”谷本真希看着周围暗下来的天色,秀气的眉头皱起来,说着边拉住优人的手往一处小巷子快步走去。


  “欸,可是……”优人有些担心,“那条巷子是不是有些太暗了,还是走大路安全一点吧。”


  “有优人陪着我呢,不会有事的。”谷本真希坚定地说着,全然一副十分依赖男友的模样。


  “好吧。”优人失笑。


  谷本真希和优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仿佛能将人吞噬的幽暗巷子中,封闭而无人能注意到,简直就是绝赞的好地方。


  月光下反射着冰冷白光的合金制品,红色的运动服染上了人体的温度,优人他瞪大了眼眶,浑身不知为何颤抖着,谷本真希摸了摸他的头,安慰地说道,“不用害怕,很快就到了……”


  优人的温度染上了她带着手套的双手,而他自己的体温却在急速流逝,她低声呢喃道,“还真是温柔呢,优人。”


  就像她以前的男友们一样。


  天空那边正闪耀着遍布夜幕的群星,而谷本真希却这般希望着:除她以外的星辰,都坠落吧。


  因为只有她才是“标准答案”啊。


  ///


  谷本真希拖着疲惫的身体独自一人回到家,洗完澡后,在偌大的客厅打开电视,在嘈杂的声音静静回荡着,她穿着睡裙面无表情地蜷缩在沙发上。


  滴答滴答的时间流逝声令人毛骨悚然,没有止境,无法入眠。


  感觉好无聊。


  谷本真希翻开书,却意外地从中掉出一张纸,那是她忘记扔的名片。


  她看着上面写着的名字——夜斗,鬼使神差地打开手机,输入电话号码。


  不到几秒的时候,电话就被接通了,出乎她意料的是,对面是一个活力十足的青年声音:


  “你好~这里是快捷便宜又放心的外派神明夜斗。”


#提示:

1、——这样就不会朝三暮四,被乱七八糟的东西诱惑了吧。

2、“前男友叫什么来着,苍太?他现在呢?”

  谷本真希一如既往地笑着,似乎没有任何异常一样,“分手了呀。”

3、这是第几个?她问着自己。

4、还有我描写的很明显的“小巷中”的这一段。

5、谷本真希拖着疲惫的身体独自一人回到家

没错,女主她,是个病娇。

评论
热度(14)